西晋灭东吴王濬功劳大 为何却遭到一片指责?

图片 1

西晋灭东吴王濬功劳大 为何却遭到一片指责?

图片 1

公元263年,司马昭灭了蜀汉,不久就病死了。他的儿子司马炎把挂名的魏元帝曹奂废了,自己做了皇帝,建立了晋朝,这就是晋武帝。从公元265年到316年,晋朝的国都在洛阳,后来在长安,历史上把这个朝代称为西晋。西晋建立的时候,三国中唯一留下来的东吴早巳衰落了。东吴最后一个皇帝孙皓是残暴出了名的。他大修宫殿、尽情享乐不算,还用刺脸皮、挖眼睛等惨无人道的刑罚镇压百姓。上上下下都把他恨透了。公元280年,司马炎派大将军杜预从中路向江陵进兵,安东将军王浑从东路向横江进兵,王濬则率领水军从西路向秭归迸发。王濬是个有能耐的将军。他早就作了伐吴的准备,在益州督造大批战船。这种战船很大,能容纳两千多人。船上还造了城墙、城楼,人站在上面,可以四面了望。所以也称作棱船。为了不让东吴发觉,造船是秘密进行的。但是日子一久,难免有许多削下的砟木片掉在江里。木片顺水漂流,—直漂到东吴的地界。东吴有个太守吾彦,发现了这一情况,连忙向吴主孙皓报告,说:“这些木片一定是晋军造船时劈下来的。晋军在上游造船,看来是要进攻我国,我们要旱作防守的准备。”可是孙皓满不在乎地说:“怕什么!我不去打他,他们还敢来侵犯我!”吾彦没有办法,但是觉得不防备总不放心。他想出一个办法,在江面险要的地方打了不少大木桩,钉上大铁链,把大江拦腰截住,又把一丈多长的铁锥立在水下,好像无效的暗礁,使晋国水军设法通过。过了年,打中路的杜预和打东路的王浑两路人马都节节胜利。只有王濬的水军,到了秭归,因为楼船被铁链和铁锥阻拦,不能前进。王濬也真有办法,他吩咐晋兵造了几十只很大的木筏,每个木伐上面放着一些草人,披上盔甲,手拿刀枪。他又派几个水性好的兵士带领这一队木筏随流而下。这些木筏碰到铁锥,那些铁锥的尖头就扎在木筏子底下,被木筏扫掉了。还有那一条条拦在江面的铁链怎么办呢?王濬又在木筏上架起一个个很大的火炬。这些火炬里都灌足了麻油,一点就着。他让这些装着大火炬的木筏驶在战船前面,遇到铁链,就点燃火炬烧起熊熊大火,时间一长,那些铁链都被烧断了。王濬的水军扫除了水底下的铁锥和江面上的铁链,大队战船顺利地打进东吴地界,很快就和杜预中路的大军会师。由陆路进攻的杜预大军也取得大胜,攻下了江陵。有人主张暂时休整一下再打。杜预说:“现在我军军威大振,乘胜前进,势如破竹。”他竭力支持王濬带领水军直扑东吴国都建业。这时候,东路王浑率领的晋军也逼近了建业。孙皓派丞相张悌率领:三万吴兵渡江去迎战,被晋军全部消灭。王濬的楼船顺流东下,声势浩大。吴主孙皓这才着了慌,派将军张象带领水军一万人去抵抗。张象的将士一看,满江都是王濬的战船,无数的旌旗迎风飘扬,连天空也给遮住了。东吴水军长期没有训练,看到晋军这个来势,吓得没有打就投降了。有一个东吴将军陶濬,正在这时候去找孙皓。孙皓问他水军的消息,这个陶濬是个糊涂虫,他说:“益州下来的水军情况我知道,他们的船都小得很。陛下只要给我两万水兵,把大号的战船用上,准能够把晋军打败。”孙皓马上封他为大将,把节杖交给他,叫他指挥水军。陶濬向将士下了命令,第二天一早就出发跟晋军作战。但是将士可不像陶濬那样糊涂,不愿送死。当天晚上,就逃得一干二净。王濬的水军几乎没有遇到抵抗,一帆风顺地到了建业。建业附近一百里江面,全是晋军的战船,王濬率领水军将士八万人上岸,在雷鸣般的鼓噪声中进了建业城。孙皓眼见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得派使者给晋军送去投降书。没过几天,孙皓就让人反绑自己的双手,用车载着一口棺木,率领文武群臣到王濬军营前投降。王濬替孙皓解开绳索,烧毁棺木,接收了吴国的地图。投降后,孙皓被司马炎派人接到晋都洛阳,赐封为归命侯。从此,晋朝结束了三国分立的局面,统一了全国。五年后,孙皓死在洛阳。

王濬是个居高临下的战胜者,孙皓是个垂头丧气的俘虏。然而回到洛阳,王濬却过得很憋屈,每天在焦虑烦躁中度过;孙皓没心没肺,反而过得逍遥自在,喝酒玩乐,潇洒得很。

“二王”结下了梁子

灭吴主要的三大统帅是王濬、杜预、王浑。杜预、王浑各管中游、下游,自扫门前雪。王濬的水军却要长途跋涉,从成都到建业,沿着长江横越西东。按照规矩,在荆州境内,王濬受杜预节制;到了下游,受王浑节制。

59岁的杜预很尊重这个比他大16岁的王老将军,对手下将领一个个打了招呼:王濬来了,你们都要听他的,不要摆谱。

因此王濬经过荆州时一帆风顺,谈笑越过万重山。

然而到了下游,王浑却很夹生,引发了“二王”之争。争论的焦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东吴那个令人垂涎的成熟桃子,到底让谁先摘?

对于王浑来说,他满腔愤恨,有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第一,是忌恨。东吴的中央军是他消灭的,自己又是安东将军的王濬地位高。孙皓却到王濬处投降,让王浑情何以堪。

第二,是悔恨。从距离来讲,他离建业最近,王濬千里之外,居然跑在他前面。

王浑消灭东吴主力后,屯兵江北,然而他得了恐惧症。如同买彩票多年,突然得知中了大奖,腿发抖,头眩晕,这是梦是真?不敢相信富贵近在咫尺。去兑奖处的路上,他犹豫了,害怕荣华富贵成一场春梦。他就在江边等待王濬的大军,两个人一起去拿大奖,胆子就大多了。

手下的人劝他:快醒醒吧,王濬到了,哪会听你的,肯定奔着去抢头功。

王浑想:我比他官大,凭什么不听我的。

等到王濬逼近建业时,王浑派人通知王濬,到营中议事。王濬望着依稀可见的东吴皇宫,早已心潮澎湃,热泪上涌。他已75岁了,还能活几年?实现这个一生的梦想,死,也值了。于是只给了王浑一个绝尘而去的背影。

等到接受孙皓投降,一时风光无限。但激情过后,多年的精神动力随江水而去,王濬慢慢冷静下来,明白铸成大错。赶紧将孙皓押送到王浑处,并把首功让给他。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裂痕已难以弥补。

武帝妥协地处理矛盾

王浑写了一封奏折向晋武帝司马炎告状,说王濬不受他的调遣。王浑和司马炎是亲家,王浑的儿子娶了司马炎的女儿,所以他才这么牛。大臣们见风使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立大功的都怀恨在心,多成了王浑的同盟军,对王濬的指责遍布京城。

等到王濬回到洛阳,才发现迎接他的不是鲜花和礼炮,是雪片般的弹劾,罪名多是莫须有,要被交付廷尉。司马炎还是比较清醒和仁厚的,处理方法很简明,痛批了王濬的不守规矩,然后把“二王”全部升官。当时廷尉刘颂给两个人定功,以王浑为上,王濬为中。武帝看到后大怒,降了刘颂的职。最后王浑升为征东大将军,但实际待遇已与王浑相近。只是爵位上稍次,王浑为公,王濬封侯。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