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葬礼悉尼低调举行 金庸派代表献花圈挽联(图)

梁羽生葬礼悉尼低调举行 金庸派代表献花圈挽联(图)

在新武侠领域内,以金庸与古龙成就最高。但新武侠的开山之祖却是武侠名士梁羽生。
巧遇梁羽生
1992年金庸在香港一家书店偶然读到笔者撰写的《古龙小说艺术谈》一书,便以香港作家协会名义邀请我赴港讲武侠。由于当时办理公派出境手续较麻烦,办了大半年才办成,待我1993年抵港时,金庸已赴英国剑桥大学攻读硕士,由香港作家协会主席倪匡设宴招待。
我在香港讲武侠之际,正好碰到香港书展,香港作家协会总干事谭仲夏陪同我参观书展,巧遇从澳洲返港的梁羽生。当时谭仲夏为我们作了介绍。
梁羽生在1987年已移居悉尼,但他还在悉尼与中国香港两地各居住一段日子。我送了他一本《古龙小说艺术谈》,梁羽生先生也送了我一本他与人合写的《三剑楼随笔》。梁羽生先生中等身材,慈眉善目,他当时已69岁,为人温厚宽容,风度如谦谦君子。他对人的亲切与随和与金庸的不怒自威截然不同。由于当时时间较短,谈得不深。
后来,我与梁羽生通过几次信, 他的文笔很有古典文学根底,
正如他写的武侠小说充满了书卷气与名士派风格。但他于1997年后一直定居在澳大利亚,我们就无缘再联系了。
1995年我参加中国武侠文学会举办的“首届武侠文学研究会评选活动”,我们共同推选梁羽生与金庸获“金剑奖”。
悉尼再见梁羽生
2000年6月,我收到澳大利亚领事馆一封邀请信,总领事邀请我赴墨尔本大学讲课,并采访将在9月召开的悉尼奥运会,同时安排我依次在悉尼、墨尔本、堪培拉、阿德莱德与布里斯班五个城市作采访。阿德莱德当时正进行市长选举,我在现场采访了澳洲选出的第一位华人市长黄国鑫,黄市长特为我介绍了澳洲华人名流梁羽生先生。并说梁大侠移居悉尼后,
在华人中影响最大,我便决定赴悉尼前去拜访。
我在悉尼大学文学院博士、《梁羽生传》作者刘维群的陪同下,去梁大侠寓所拜访,梁羽生在悉尼住的是一套连体式的小别墅,房间并不大,但在市中心附近,环境优雅,闹中取静。陪同他的是梁大侠的夫人林萃如女士,他们几十年相敬如宾,十分恩爱。
梁大侠谈起他最早的笔名是陈鲁、梁慧如与冯瑜宁,他用陈鲁、梁慧如两个笔名写棋评与文史小品,冯瑜宁则是《新晚报》“茶座文谈”的主持人,梁羽生还开了一个“李夫人信箱”,专门回答读者各种问题。他说:“笔名女性化,有利于与读者交流。”梁羽生还用过冯显华、幻萍等十几个笔名。
我环视梁羽生的书斋兼客厅,靠窗有一张写字台与两只书橱,墙上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大唐帝观,
骄龙飞天, 云海风鸣,广陵三魔魄震散;下联是:草莽钗联, 狂侠游剑,
星河影幻,武当七绝心惊还。横批是:羽生奇侠。我端详半晌,才悟出这副对联已将楼主梁羽生一生心血写的35部武侠名作的书名,嵌入其中。
再看书斋与其他陈设,和普通人家并无两样。梁羽生先生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他1950年考入《大公报》任编辑,后被香港着名报人罗孚调到《新晚报》当编辑,
曾与金庸为同一报社编辑,编报之余,两人常以弈棋为乐。1962年梁羽生曾以《大公报》代表的身份参加香港新闻代表团,赴京参加国庆观礼。
因为爱好武侠与侦探,我在台湾着名企业家温世仁先生支持下,于1999年创办了国内第一本以武侠与侦探为题材的《大侠与名探》丛书,前后5年,出了21期刊物,我当场送梁羽生先生几本刊物,梁羽生先生阅读后,为之题词:“愿《大侠与名探》培养出更新一代的武侠小说作家。”
梁羽生最爱《萍踪侠影》
我们在梁羽生寓所合影后,又去附近酒楼小聚,梁羽生要尽东道主之谊,
点了一桌菜。席间,梁羽生又说,他住在悉尼的“华人区”附近,当地华人称为“澳洲尖沙咀”,每周四中午有不少年已花甲的老人在此喝茶。他们还组织了一个“文华社”,一起下棋聊天,梁羽生说起来展眉微笑,显得十分高兴。
《梁羽生传》作者刘维群当场送了我一册《梁羽生传》,他说梁先生是当地华人中最受崇拜的偶像,在当地华人中有梁羽生的不少粉丝。梁羽生定居悉尼后,不仅为《澳洲新报》开了一个“对联”专栏,还在华人广播电台中主持一个“说武谈文”节目,颇受欢迎。
梁羽生又插话说:“1994年悉尼作家节举办了一个‘中国武侠小说专题研究会’,我和查良镛先生在会上见面了。”
我问梁羽生:“听说您在会上肯定了金庸创作武侠小说的成就?”
梁羽生回答:“我在会上讲过,对于中国新武侠小说,我只不过算是个开风气的人,真正对武侠小说作出很大贡献的是金庸。”
梁羽生老人还说:“金庸写人心的复杂,尤其塑造反面人物行事的阴险毒辣,我实在是经历不够,或者说难以想象。”我以为这是实话。在金庸笔下,不仅有手段凶狠残忍的左冷禅、段延庆、欧阳锋、张召重,还有貌似忠厚却心如毒蛇的朱长龄,面似君子而行事阴险的岳不群,媚笑如花而手段卑鄙的康敏。总之,金庸笔下反面人物的诡秘伎俩与险恶用心,确实是厚道而有书卷气的梁大侠难以企及的。
梁羽生先生还谈到了自己喜欢的三部武侠小说,他依次说道:“《萍踪侠影》、《云海玉弓缘》、《还剑奇情录》,这是我创作中比较花心力的三部作品。”我问道:“在新武侠研究上,有人将金世遗排名状元,张丹枫排名榜眼,您的看法呢?”梁羽生笑道:“以武功而论,我这一部小说中的大侠与那一部小说中的大侠,也没较量过,我也没法比较。从人物性格上分析,张丹枫比较单纯,而金世遗的遭遇太坎坷,感情上的波折也大起大落、动人心魄。至于读者怎么评论,只好由他们自己决定了。”
梁羽生于1979年9月成为中国作协“文革”后吸收的第一批会员,中国作协在2004年举办首届“梁羽生杯”全球华语武侠微型小说大赛,当年梁羽生还向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藏书及其书稿、书信与字画。梁羽生先生于2009年病逝于悉尼,享年85岁。

摘要:
一代武侠文学大师梁羽生的葬礼31日上午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举行,葬礼十分低调,仅家人和亲友等70余人参加。
新华网悉尼1月31日电
一代武侠文学大师梁羽生的葬礼1月31日上午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举行。
根据家人的意愿,梁梁羽生葬礼悉尼低调举行
金庸派代表献花圈挽联(图)一代武侠文学大师梁羽生的葬礼31日上午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举行,葬礼十分低调,仅家人和亲友等70余人参加。
新华网悉尼1月31日电
一代武侠文学大师梁羽生的葬礼1月31日上午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举行。
根据家人的意愿,梁羽生的小型葬礼十分低调,仅家人和亲友等70余人参加。葬礼于上午10时开始,持续近一个小时。在一位华人牧师引领下,葬礼完全依照基督教仪式举行,梁羽生的二儿子陈心明在仪式上回顾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特地委托代表为梁羽生献上花圈,挽联上写着:
悼梁羽生兄逝世 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 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
自愧不如者:同年弟金庸敬挽 梁羽生1月22日在悉尼因病去世,享年84岁。
梁羽生于1924年3月22日出生于中国广西蒙山县一个书香门第,原名陈文统。上世纪50年代,梁羽生开始写武侠小说,其代表作有《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萍踪侠影录》等,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上世纪80年代后期,梁羽生宣布“封刀”后,与早年移民澳大利亚的子女团聚,一直居住在悉尼。梁羽生病逝
大侠次第离江湖武侠界渐落寞继古龙撒手人寰 一代武侠小说宗师梁羽生上周病逝
“金梁”独霸鼎盛时代成佳话大侠次第离江湖书界渐落寞2009年1月22日,一代武侠小说宗师梁羽生在澳洲病逝。梁大侠的离去,让原本就逐渐没落的武侠小说界更添了些许凄凉。如今,20世纪70年代“金梁”独霸武侠小说江湖的局面业已不再。金庸变为
“独行侠”,在江湖苦苦挣扎。随着梁大侠的离去,也预示着那个武侠小说鼎盛的年代离我们渐行渐远。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梁羽生开先河
金庸掀起高潮20世纪60至70年代,武侠小说作家纷纷现身书界。
这个时代名家辈出,梁羽生为开端,金庸为高潮,温瑞安为第二次高潮,金庸、古龙、梁羽生并称为“新武侠三大家”。台湾武侠评论名家叶洪生近日在电话中向记者介绍说,此前,这些武侠大家都是为报刊写稿,很少能结集出版,还处于游击队状态。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武侠小说作家现身书界,从报纸的投稿人或者专栏作家转变为武侠小说作家。“拿香港作家金庸来说,1955年开始写首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结集出版后小说畅销,他的名气也迅速飙升。而此前,金庸和梁羽生一样都是《大公报》的专栏作家。”叶洪生说。台湾武侠小说
因古龙受青睐在武侠小说作家江南看来,另一个不能不提的是台湾作家古龙。因为有了古龙,台湾的武侠小说才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古龙60年代初期开始写武侠小说,业绩平平,在1964年出版早期代表作《浣纱洗剑录》后崭露头角。1965至1967年间,他完成了创作中期的重要作品《武林外史》、《绝代双骄》等。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至80年代,武侠作家温瑞安接过了古龙的枪,1970年,他以“温凉玉”的笔名在香港《武侠春秋》发表处女作《追杀》,时年仅16岁。至此,港台武侠作家中的精英进军书界形成了一定规模。《少林寺》上映
带动内地武侠书“相比港台,内地的武侠热兴起相对较晚。上世纪80年代,电影《少林寺》的上映触发了武侠小说浪潮在内地掀起。”武侠小说家江南上周在京接受采访时说。“1981年,湖北曲艺学会的任清等创办了《金古传奇》,连载了欧阳学忠的《武当山传奇》、聂云的《玉娇龙》,武侠小说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江南说:“1982年,王占君的作品《白衣侠女》,成为内地武侠小说的开山之作,内地武侠小说作家在这一时期才开始现身。”题材新稿费丰
作家纷纷涉足对于这一时期武侠小说作家纷纷现身书界的问题,江南分析认为,当时很多作家都靠稿费谋生,金庸等武侠小说作家的出现让武侠小说作品开始畅销,稿费也丰厚起来。不少作家除了对武侠小说这种新题材感兴趣外,作为谋生计的一种不错的方式,也是吸引不少作家涉足该领域的重要原因。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香港后起之秀
倪匡作品最多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期间,尽管梁羽生等人淡出,但新人辈出。中国武侠小说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武侠小说精品“济济一堂”。这一时期,香港有金锋、张梦还、牟松庭、风雨楼主、高峰、石冲等两百多人从事武侠小说的创作。其中香港方面的后起之秀,当以倪匡为首。他虽未如台湾的古龙那样红得发紫,但产量之多,犹有过之。除武侠小说《六指琴魔》、《玉女英魂》之外,倪匡又为张彻等导演写了大量的武侠电影剧本。此外,还创作了“女黑侠花木兰”系列,可以说是时装的武侠小说。台湾三剑客
带火当地武侠小说在台湾、司马翎、卧龙生、独孤红、陈青云、萧逸等数十位武侠小说专业作家小有名气。其中司马翎、卧龙生、诸葛青云并称“台湾三剑客”。因为三剑客称谓的出现,台湾武侠小说也开始被人熟知,在读者中火了起来。武侠评论名家叶洪生曾经做过粗略统计,在武侠小说兴盛时期,港台至少有过近五百位武侠小说作家以此为生。从作品来看,这一时期出版了至少上万种武侠小说,结集成书的则为数部至十几部不等。内地新派武侠
突破侠义题材禁区内地这一时期出现了新派武侠,涌现了一大批武侠小说精品。《白衣女侠》率先突破了内地侠义题材的禁区,把武侠、历史、言情三者结合起来,将传统公案与现代推理结合为一体,使武侠小说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为80年代武侠小说的崛起奏响了序曲。柳溪的《大盗“燕子”李三传奇》、冯育楠的《津门大侠霍元甲》、冯骥才的《神鞭》,也都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品。有楷模有读者
新秀大量涌现江南分析,在这一时期,对于新秀来说,前二三十年的武侠名家不仅是他们的楷模,而且为他们培养了大批忠实读者。因此,新人新作大量涌现,优秀青年武侠小说作家脱颖而出。21世纪网上大批作品
质量不尽如人意“国内武侠小说已经过了黄金时代,开始逐步走向没落。”原创文学网、红袖添香网负责人孙鹏上周在京接受采访时说。自金庸、梁羽生于1981年、1984年相继封笔,古龙于1985年撒手人寰,这宣告了中国传统武侠小说黄金时代的结束。“2000年后出现大批网络作家从事武侠作品创作,新人辈出,似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但事实证明,这批作家的作品质量不尽如人意,佳作难觅。虽然有好的作品,但与金梁相比,差距还很远。”孙鹏说。“我到现在还很喜欢看武侠小说,我不敢说武侠小说正在走下坡路。但如果有好的武侠小说,我一定会看。”金庸曾这样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武侠小说现状的看法。出版社炒冷饭
武侠名著再版传统意义上的武侠大家的作品开始炒冷饭,也说明了中国传统武侠小说开始走下坡路。梁羽生、金庸、温瑞安都不再有新作推出,出版社以全集、修改版等名义,推出武侠大家的再版作品。甚至是搜寻名家散见在各种报纸刊物的文章,做些修订,随后出版。像金庸应出版社之邀,从2000年开始进行自己作品的第三次修订,被称为世纪新修版,也有很多人指责,称其江郎才尽,有圈钱之嫌。“金梁时代”达巅峰
后人模仿难以超越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钟华曾感叹道:“虽然一些武侠小说经典仍然热卖和被借阅,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后继无人,武侠小说在未来不可能再出现”金梁时代”的热潮了。”钟华指出,由于梁羽生、金庸等人的武侠小说创作成就已达巅峰,无论情节构思、创作技巧和写作风格,后人都难以超越,最多只是进行简单的模仿。武侠小说精品回眸20世纪60年代——70年代梁羽生《大唐游侠传》(1963年)《冰河洗剑录》(1963年)《风雨雷电》(1970年)《广陵剑》(1972年)《武林三绝》(1972年)《弹指惊雷》(1977年)金庸《连城诀》(1963年)《天龙八部》(1963年)《侠客行》(1965年)《倚天屠龙记》(1967年)《鹿鼎记》(1969年)古龙《浣纱洗剑录》(1964年)《楚留香传奇》(1967年)《多情剑客无情剑》(1969年)《陆小凤》系列(1972年)卧龙生《玉钗盟》(1960年)《天香飙》(1961年)《素手劫》(1963年)20世纪80年代——90年代梁羽生《幻剑灵旗》1980年欧阳学忠《武当山传奇》1981年聂云《玉娇龙》1981年王占君《白衣侠女》1982年古龙《那一剑的风情》1982年《猎鹰·赌局》1984年柳溪《大盗“燕子”李三传奇》1984年冯育楠《津门大侠霍元甲》80年代冯骥才《神鞭》80年代(编辑:琢珏)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