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琐忆

藏书琐忆

周年之感叹——孔网上的“疯子”!
我于去年的11月14日01时11分12秒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注册,至现在刚好整整一年,回顾我这一年来在孔网上购书,可用一个词来形容:疯子!十足疯子!!!
我购书最早始于读初中之时,当时主要是购入了一些“歌曲”之类的书,当时的书都不是厚本,且几乎全部是平装本,价钱最低的只几分钱,大多为二、三角钱,最高价了也不外一元几角钱而已。高中毕业打工,刚开始打工时有几年倒是基本上没有再购书,后约在1991年又始断断续续购了一些书(我在外打工购的第一本“大部头”的书便是在深圳市解放路新华书店花了85元购了一本1989年版的缩印本《辞海》,购入后捧读时真的好激动)。自当年至今,我在各地新华书店购的书数量也很多,自我安慰地比较“大部头”的如13卷《汉语大词典》、缩印本《汉语大字典》、缩印本《辞源》及《辞海》、12卷《二十五史》、10卷《二十五史》、63册《二十四史》、10册《中华人民共和国实录》、22册《中国通史》、4册的《资治通鉴》、3卷《中国人名大词典》、5册《共和国领袖大辞典》、5册《百子全书》、2册《全唐诗》、5册《全宋词》、12册《全元戏曲》、4册《太平广记》、9册《太平御览》、6册《一千零一夜》、6册《莎士比亚全集》、16卷《鲁迅全集》、20卷《郑振铎全集》、10卷《世界诗库》等等。
而我最早在孔网上购书是开始于2010年的5月底或6月初,当时并没有在孔网上注册,所以购书都是采取用手机发短信,待店家回复确定有书及金额后直接从银行转款到店主银行帐户上。奇怪的是此一时期采用此方法在孔网上购书不少,约有七、八百单之多(我当时常常去工行转款时碰到银行卡汇款限制次数已满而无法将当天全部的定书款汇出,因为我之银行卡一天最多只能转款五次),却是次次成功,每次都收到所购的书无误。而此一时期我购的书却是有“大单”的书,所以总金额也高些),如花了3300元(原是3600元,幸而蒙店主汪华兄优惠只收3300元)向安徽芜湖的“安徽芜湖万卷书屋”购入一套74册《中国大百科全书》,花了1300元购了一套11卷《中医方剂大辞典》,而此一段时期也购了一些勉强算是“大部头”的书,如:12卷《中国大百科全书》、11卷《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20卷《不列颠百科全书》、10卷《中国百科大辞典》、8卷《汉语大字典》、5卷彩色《辞海》、3卷《中药大辞典》、4卷《中药辞海》、4册《联绵字典》、7册《全唐文》、8册《朱子语类》、6册《现代汉语方言大辞典》、3册《中国历史大辞典》、3册《中国人名大辞典》、3册《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6册《二十五史补编》、9册《莫泊桑小说全集》、10册《朱熹集》等等。
2010年11月14日,我终于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注册了,至现在刚好的整一年,这一年来,我在孔网上也购了不少的书,敝帚自珍地认为是沾得上
“大部头”边的书,有如:13册《骈字类编》、4册《佩文韵府》、2册《渊鉴类函》、4册《唐宋注疏十三经》、16卷《文苑英华唐宋明清文集》、12册《六十种曲》、10册《资治通鉴》、10册《毛泽东阅点资治通鉴》、12卷《清史编年》、10卷《中国通史》、10卷《中国政治制度通史》、12册《教育大辞典》、19册《中国图书大辞典》、27卷《朱子全书》、15册《左宗棠全集》、20卷《鲁迅全集》、19卷《吕叔湘全集》、15卷《三松堂全集》、20册《田汉全集》、16卷《顾毓琇全集》、11册《孙黎全集》、12卷《丁玲全集》、12卷《吴世昌全集》24册《人间喜剧》、12册《托尔斯泰小说全集》、10卷《普希金全集》、12册《雨果全集》、8册《莎士比亚全集》、19册《狄更斯文集》、58册《世界禁书文库》等等,还有未能凑齐全套的《郭沫若全集》、《茅盾全集》、《巴金全集》,以及已付款而现在尚在寄来的途中之:10册《中华民国史》、7册《曹禺全集》、12册《郁达夫全集》、10册《胡风全集》、14册《歌德文集》、8册《肖洛霍夫文集》、10册《勃朗特两姐妹全集》。
我在孔网上混了这一年,星级是升到了三钻,星级分是1638分,而信誉分达到了1568分,我至现在得到了卖家给我共1571个好评,好评率为100%,而我给出的评价总共为1620个,且个个都是好评。至目前,我有如下的订单状态:“书店订单”:成功完成987单,待付款0单,待发货3单,待收货17单;“书摊订单”:成功完成51单,待付款0单,待发货1单;“拍卖交易”(只能查到最早的是六个月前的即2011年5月14日之后的,在此之前之拍卖交易订单无法查到明细):成功完成371单,待付款0单,待发货6单;所以我说我是孔网上的一个疯子是恰如其分的,而且是一个“毒瘾”极深的疯子!

退休之后,时间充裕了,便产生了将书登记造册的想法。于是,在书籍的整理归类中,我沿着时间的隧道在文化长廊中进行了一番漫长而有趣的巡礼,一幕幕买书和藏书的情景不断浮现于眼前。
最早的书
1966年“文革”前,我正读小学三四年级,那时,我经常向父亲要钱买小人书:《鸡毛信》《刘胡兰的小故事》《王二小的故事》《刘文学》《欧阳海》《平原枪声》《上甘岭》《白毛女》等歌颂英雄人物的书,就成为我课后的主要读物,并且经常拿这些书和村子里的小朋友交换着看。这些小人书物美价廉(像《刘胡兰的小故事》仅0.22元,《王二小的故事》仅0.19元)、携带方便,陪伴我度过了小学生活。
“文革”开始后,红宝书成为人们的主要读物。真正买书藏书,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政治上的拨乱反正,使冰封了十几年的中国文化事业开始复苏。1981年夏季,我在工作所在地的供销社购买了中国四大名着之一的《三国演义》。1982年夏天去杭锦后旗办事,在陕坝镇新华书店购买了《三侠五义》。1984年先后又在当地供销社购买了《水浒传》《李自成演义》《杨家将传》。1985年2月去临河县狼山镇办事时在供销社购买了《唐诗三百首评注》《名言大观》等。
最“贵”的书
开始购买的这些书都价格不贵,这与当时的物价密不可分。然而,物价的飞涨,对爱书人提出了新的挑战。常常是看中的书爱不释手,但苦于囊中羞涩而忍痛放弃。1986年,我调回临河四中任教,加速“充电”已刻不容缓。在妻子失业,我一个人几十元的工资独撑着五口之家的窘境中,我仍然节衣缩食光顾新华书店。那时借住在临河水校南面,水校门口的河套科技书店就成为我经常光顾之所。第一本大型工具书《辞源》就是这里购买的。由于经济拮据,当年8月份购买了一二册,第二年四月份购买了三四册,两次共花了42.75元。现在回想起来,还得感谢那位售书者。一套大型工具书拆开来卖,创造了售书的奇迹。
1992年,我已调回原巴盟教育处工作。虽然离开了讲台,但购书的热情丝毫未减。这时我的生活步入最困难时期,经常是寅吃卯粮。1999年11月,影响了几代人的《十万个为什么》经过修订,由中国少儿出版社隆重出版了。为了给孩子们提供优质的读物,也为及时收藏这套新世纪的扛鼎之作,我斗胆地以168元将此书搬回了家。而这套书就花去了全家三分之一的生活费用啊!在生活如此拮据的情况下购买此书,也确实是需要点儿勇气的。
最长跨度的书
有些成套系列的书是分批分期出版的,加之出版后受经济的制约,就拉长了购书的时间,甚至跨越了世纪。如: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文学鉴赏辞典系列”。
从1987年4月购买的第一本《唐诗鉴赏辞典》开始,到2004年购买的《现代散文鉴赏辞典》,整整用了17年的时间才买到了11项内容的14本书。这期间,有时是到了书店看到了新出版的书,囊中羞涩,只好悻悻而返,等再次光顾书店时,书已售罄。一来二去,这套“文学鉴赏辞典系列”到现在还未买全。但决心已定,只是时间问题。一天,我又来到新华书店,看到了书架摆上了《明清传奇鉴赏辞典》,《名联鉴赏辞典》,于是,毫不犹豫地将它们请回了家中。至此,该出版社出版的系列书已有17本在我家“落户”。
最小与最大的书
2000年3月份,我在当地新华书店购买了一本同心出版社出版的《爱满天下——陶行知名言警句》。这本宽10厘米,长13厘米的“语录”,记载了陶行知有关教育的重要论述,对于了解和学习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我买过的最小的书。后来,我又从北京邮购了《陶行知教育名篇》,作为《爱满天下》的具体补充,多次组织单位职工学习,对于更新教育理念,深化职业教育的教学研究与改革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近年来,装帧豪华、雍容华贵的书籍充满图书市场,令人眼花缭乱。受此影响,我也加入了购书的行列,但我所购买的都是很实用的工具书。先后从网上邮购了湖北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汉语大词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百科大辞典》,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大辞典》,广东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十三经》等大型工具书。2012年我去北京参加中国教育学会和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举办的“首届全国教师文学表彰奖”会议期间,专程前往王府井新华书店购买了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汉语大辞典》。这是我买过的最大部头的书了!至此,一些必备的大型工具书基本购齐。这些工具书确实豪华气派,为书架增色不少。近日从网上搜索到,由许嘉璐主编的《二十五史全译》一套需16万元,这是一般家庭藏书难以享用的,只能望书兴叹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