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盏鬼!“咁大只蛤乸随街跳”据说只有顺德人才能听得懂…….

图片 6

超盏鬼!“咁大只蛤乸随街跳”据说只有顺德人才能听得懂…….

原标题:超盏鬼!“咁大只蛤乸随街跳”据说只有顺德人才能听得懂…….

问:你觉得国语歌曲好听?还是粤语歌曲好听?为什么?

图片 1

图片 2

兰台是什么?

国语有十几亿人在说,粤语就是那几千万人在说,还用比吗?怎么一天到晚炒作粤语,违反法律不说普通话。中国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方言,你一天到晚宣传广东话,他宣传内蒙古话等,这国家还能统一吗?所以为什么法律规定一定要普通话,你丫想造反哪?

►“兰台”是东汉修建专门存放中央档案、图书的专门建筑,史官也被称为“兰台史”。著名历史学家班固、傅毅等都曾担任此职。为纪念成就卓著的前辈,档案工作者自称为“兰台人”。

粤语歌曲经典的都是日本和欧美的曲子填词的,比如陈慧娴的《千千阙歌》等等。有什么脸一天到晚吹呀,有多少原创走红啊?李海鹰是讲广东话的,但他的红歌曲也是普通话的《弯弯的月亮》啊。@广东卫视

►“兰台悦读”旨在通过通俗易懂、生动有趣的故事,带领读者了解顺德历史、顺德文化的古往今来,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为什么粤语会给人一种很好听的感觉

上期回顾

首先非常感谢在这里能为你解答这个问题,让我带领你们一起走进这个问题,现在让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噏德就up

《夏洛特烦恼》里,大傻用一口流利的孟加拉粤语唱了两句《倩女幽魂》,马冬梅一巴掌呼了上去说,不许侮辱我偶像。从这一巴掌的力度可以看出,粤语不好学啊。

“边有咁大只蛤乸随街跳吖。”

粤语虽然难学,但很多人都觉得粤语很好听,粤语歌也很好听。平时和朋友聊天,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港囧》这片子唯一的成功之处就是为广大歌迷搜集了一个经典粤语歌歌单。我觉得粤语歌好听,绝不仅仅只是因为旋律的问题。

图片 3

粤语好听主要有三个原因。

图片 4

一是粤语的调多。普通话是四个调,粤语有九个调。至于这九个调怎么说,可以学一下用粤语数数,三九四零五二七八十,这九个数刚好是粤语的九个调。粤语九个调里面除了第一声和第二声和普通话一样外,个调都是普通话里没有的。这九个调从最高调到最低调皆有,所以听起来起伏不定,抑扬顿挫,层次感非常明显。粤语本身的音调就像一段旋律,当它在谱上一段旋律契合的曲子,自然很好听。

这句粤语很显浅,即使不是广府人也能明白,那是防骗的提醒。不过,用老派顺德话来读,那个“蛤”字年轻人未必能听懂。

调多还有一个作用是减少同音字,普通话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同音字太多。小学时候从拼音学起的普通话,声母有23个,韵母24个,调4个,理论上来说可以有23
x 24 x 4 =
2208个发音。而粤语声母19个(比普通话少了四个翘舌),韵母53个,调9个,理论上可以有19
x 53 x 9 =
9063个发音。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粤语的发音丰富程度要远远大过普通话。据说是语言大师赵元任先生所写的神文《季姬击鸡记》,普通话读是ji
ji ji ji ji,粤语读是gwai gei gik gai
gei。再比如这八个字,事,室,市,世,适,试,噬,式,普通话是同一个读音,但粤语是八个互不相同的读音。粤语里很多韵母都是普通话没有的,比如《浮夸》高潮之前的部分,全为“oi”韵,《偏偏喜欢你》基本全为“eoi”韵。

“蛤”,这里不是指蛤蛎、花甲等双壳贝类动物,而是指青蛙、蟾蜍等蛙类

第二个原因,我觉得是因为粤语没有降调,降调就是类似于普通话第四声。我查过全国一些主要方言的音调,粤语是唯一一个没有降调的方言,它九个调都是比较平的调。降调给人的感觉是语气比较重。武汉话听起来不够友好,一个原因就是降声太重。但在闽南,漳州人调重,泉州人调平,漳州人说泉州人讲话不好听,还是我们好听,有力度。等我屏蔽了那些漳州朋友后我就来反驳这个问题。

蛤乸,也不是单指雌性的蛙,雄性的也要委屈一下,广府人都称之为蛤乸。

第三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一点,粤语保留了入声。入声在今天听起来很陌生,那是因为在普通话和北方方言里,入声已经完全消失了(除了山西、河南一带的晋语,据称和客家话非常相近)。但是在所有的南方方言里,入声基本都保留了下来。

“蛤”的读音,广州话为gap3(粤拼,以下同,另有注明的除外),顺德话却为gop3。

入声就是那种发音很短促、以爆破音结尾的音。比如“十”这个字,粤语读sap2(数字是调值,12345相当于do
re mi fa
so),闽南话读zap2,p的音不爆破,但有读p的嘴型,阻碍住气流。这和英语里失爆读法很像,比如september这个词,读的时候不会把sep的p这个音发出来,但明显会有p的闭合嘴型来阻住气流,因而使得sep这个音节很短促。再比如sit
down,你发音再标准也读不出sit的t这个音,但是一定会有发t的嘴型,t这个音阻碍住气流,使得sit这个音非常短促。这个词组里的sit的发音,和粤语“舌、薛、窃”字读音一样。

图片 5

日语的促音,还有很多日语汉字的音读,也是受汉语入声影响。比如学校,日语读gakkou,中间有个促音,和入声一模一样。单论“学”这个字,粤语读hok,日语读gaku,因为学这个字是个入声字,韵尾为k,日本人没法读这个不发音的k,所以就干脆把不发音的k变成ku,读作一个确定的音节。再比如“石”,粤语读sek,日语读seki,也是同理。绝大部分入声字在日语里的音读都是如此,六、七、力、雪、室、畜,不胜枚举。所以说语言是相通的。ptk
就是粤语里的三个入声韵尾,也是古汉语里的三个入声韵尾。

盏鬼顺德话,新奇有意思!

入声是汉语的伟大发明,它最大的两个作用,一个是可以减少同音字,一个是丰富情感。入声字短促、铿锵有力、带有节奏感的发音特点就已经决定了它可以有丰富情感的效果。最大的体现是在诗词里,今天很多诗词用普通话读起来已经没有韵味了,豪放的如岳飞的《满江红》,婉约的如柳永的《雨霖铃》,它们都是入声韵。白居易写《长恨歌》《琵琶行》,每到伤感处皆改用入声韵。这些入声韵诗词普通话读来平淡无奇,但用粤语读就很有味道。

广州话没有读作-op(国际音标/ɔp/)的字,但顺德话有好几个,对应的是广州话ap(国际音标/ɐp/)韵字中声母为g和h的部分字。

我觉得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曹植的《七步诗》,语文课里学过这首诗,当时读起来觉得不押韵。“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汁、泣、急,有一个字出韵,而且感情听来比较平淡。但如果用粤语来读,汁、泣、急分别读zap5、jap5、gap5,而且三个都是最高调,读来铿锵有力,沉郁悲壮。被亲哥逼成那样,要是我我也肯定用入声韵来写,别说曹植了。用粤语读这些入声韵诗词的时候会明显觉得,那种倾注在韵脚上的激昂或凄凉,普通话是永远读不出来的。

如“鸽”“㪉”“合”“盒”“阖”“烚”等,这些字普通话的韵母多是e(汉语拼音)。

而且很多非入声韵的诗词也是如此。小时候语文课里学诗词,发现好多诗词读起来不押韵,我当时并不知道原因,以为古人就是这么写的,现在终于知道这是语音变化的原因,很多普通话不押韵的诗词,粤语和闽南话读起来就很押韵。这个可以举的例子太多,比较著名的,杜甫的《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深、心、金、簪,这诗总共就四句,就出现了三个韵。而这首诗如果用粤语读就非常押韵,四个字分别读sam、sam、gam、zam。这是因为普通话在形成过程中不仅消失了入声,还消失了一些韵尾,比如-m,全部归于-n了。心字粤语读“sam55”,闽南语读“xim33”,普通话里就成“xin55”了。

图片 6

现在普通话里的“搞定”一词就来源于粤语,原词是“搞掂 gaau35
dim22”,但因为普通话里已无-m的韵尾,所以只能译成相近的定字。因为读音相近,填词人如林夕、黄伟文的一些词作有时也会把-m、-n当做一个韵,毕竟音乐词作没有古人写诗词要求那么严格。这就是上面说的普通话只有24个韵母而粤语却有53个韵母的一个重要原因。而闽南语的发音就更写意了,厦门话有87个韵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