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解密:是谁陪伴民国作家张爱玲的后十年?

图片 1

张爱玲解密:是谁陪伴民国作家张爱玲的后十年?

她是张爱玲最后十年频繁与之通信的那个人,不止谈工作,也交流日常琐事。作为台湾《联合报》读书版的主编,张爱玲很自然地成为苏伟贞最主要的约稿对象。话说当年的台湾文坛,从梁实秋到朱西宁都卖苏主编面子,而她交游之广阔,从阿城到莫言都是她家座上客。

苏伟贞是最早系列性披露张爱玲书信的台湾作家,也是张爱玲研究者,着有《鱼往雁返:张爱玲的书信因缘》,主编了《张爱玲的世界:续编》等。日前,她携新书《长镜头下的张爱玲:影像
书信 出版》来到上海,与王安忆倾谈和张爱玲通信的往事。
苏伟贞早期在报纸副刊当编辑,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给一些重要的作家写信,其中就包括了张爱玲。那时的苏伟贞虽然已经是一位成熟的作家,却要以一个编辑的身份给张爱玲写信,但张爱玲没有回音,使得通信变成了一条单行道。原来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张爱玲为了躲避跳蚤,不停从一个旅馆换到另一个旅馆,等到安定下来,她给苏伟贞写了第一封信。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苏伟贞总共收到她十余封信,虽然两人从未亲近,但是这些信件慢慢呈现出一个有血有肉的张爱玲,像一般人一样有来自生理和心理的烦恼。
苏伟贞说,张爱玲喜欢粉红色的圣诞卡,在信件里,会为自己犯的小错误而不停道歉,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小孩子。事实上,她的一生也是未完成的人生。缺失了父爱,一个女儿的身份是未完成的。1955年张爱玲搭船离开香港,在船上就开始写信给宋淇夫妇,写了6页,差不多3000多字。一个作家,絮絮叨叨,说自己是哭着的,想到她妈妈。在她青少年时期,妈妈出国,她在大雨里哭泣。找亲人,也是一个“哭”字,都有雨水、船、离别,承载着不同的对象:亲情、爱情和友情。
在苏伟贞看来,张爱玲的整个人生都是用小说在写,反而自己成了空下来的那一块,只有信件让人感觉到她活生生的存在。王安忆也表示,大家喜欢讨论张爱玲,可能是出于距离,不仅是空间,还有时间上面的距离,而信件留下的文字都是蛛丝马迹,她好像还在人间,还在继续她的生活。

图片 1

她也是年少成名的着名小说家,小说处女作一经发表,就备受朱西宁青睐,主动写信留下联络方式,欢迎她进入文坛。“那时的台湾文坛啊……”她感叹黄金年代的台湾文坛、有一众大前辈守护着文学新人的台湾文坛,也就是在那样的黄金年代,她开始了与张爱玲的通信。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