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肉充任军粮事情:张巡杀妾分肉吃人三万

食人肉充任军粮事情:张巡杀妾分肉吃人三万

食人一般会出现在大灾或战乱之年,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现象。唐末曾有人杀掉自己的且与人分食这是怎么回事呢?

唐至德二年,安史之乱始作俑者安禄山被刺死后,他的儿子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军十三万南侵江淮屏障睢阳。当时,着名将领张巡与太守许远协同作战,共同驻守睢阳。尽管张巡指挥有方,屡屡以其智谋打败叛军,然而睢阳已陷入叛军层层包围,城内很快粮草尽绝,张巡无奈只好杀掉爱妾,以其肉分给将士们吃。不仅如此,由于在防守过程中,士兵饥饿,张巡曾下令杀害城内百姓,食人肉作为军粮,这是历史上饱受诟病的食人肉充当军粮事件。

这段历史在新旧唐书均有记载,其中《新唐书》这样写道:巡出爱妾曰:‘诸君经年乏食,而忠义不少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乃杀以大飨,坐者皆泣。巡强令食之,远亦杀奴僮以哺卒……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遗民止四百而已。

张巡为坚守睢阳不得已吃人之事,在他死后掀起了轩然大波,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站在人性伦理的道理高度上讲,吃人确有不妥。尽管史料记载,被张巡他们吃掉的三万老弱妇孺大部分是自愿的。但用古代的儒家思想看,此举有违儒家“仁者爱人”的思想,突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这也是事后唐朝廷贬张者士大夫持有的观点。用现在人权观念看,此举更会引来一片谩骂指责之声,难以逃避道德审判,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食人肉确实是不应该的。

但从当时的情形看,食人肉却属无奈之举。睢阳之战,历时10个月,叛军把城池围的铁桶一般,张巡苦等的援军久久未至,城内粮草包括树皮都被啃食殆尽。为朝廷死守城池而食人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从战况来看,这场战争前后大小400余战,张巡、许远以不足万人之众,而尹子奇的大军却有十几万。作为中国古代最杰出的将领之一,张巡临敌应变,出奇无穷,死守睢阳,先后斩杀敌将300、毙敌12万人,这不能不说是食人肉起了重大作用。

也许有人问,既然被围,杀开血路,弃城逃走不就好了,非要牺牲三万百姓的生命来死守睢阳?其实,于唐王朝而言,坚守睢阳这是统筹战略布局的现实考虑。在守城中,城中将士提议放弃睢阳,撤往江淮一带。考虑当时的情形,张巡和许远也不得不考虑弃城的可行性,但是最后得出的共同结论仍然是坚守。一则,从现实情形看,如果弃城突围,城中将士也已疲惫不堪,即便出城恐难免一死;二则睢阳是江淮门户,而江淮是帝国的财赋重镇,一旦睢阳失守,燕军必定长驱直入,横扫江淮。到那时,像贺兰进明、许叔冀、尚衡这种拥兵自重、见死不救的家伙,断然是非败即降。倘若如此,远在西北贫瘠之地的肃宗朝廷立刻会失去江淮地区的钱粮供给,届时非但没有实力收复两京,甚至连朝廷本身都会有瓦解之虞。

事后证明,张巡的坚守的确有战略意义。十个月的睢阳之战,牢牢牵制燕朝十几万大军,有效阻遏了叛军南犯之势,遮蔽江淮地区,保障了唐朝东南的安全。试想,如果张巡早早投降或者逃走,那么整个战争的形势必会全然不同,李唐朝廷收复两京的日程也将被无限期推迟。

尽管张巡食人在朝廷饱受诟病,但鉴于张巡的守城功劳,唐肃宗保留了朝廷贬张者得意见,而认为“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陛下之师,师至而巡死,巡之功大矣”,为他记一大功,并且树碑立传。至唐宣宗大中二年,张巡续画凌烟阁。这是当时统治者对他的至高评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