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_报复

传奇故事_报复

1973
年夏的一天,在委内瑞拉丛林地区,有一群游客在山上漫步。导游杰瑞告诉昆虫学教授詹姆斯,他在死火山口发现了一种新的蜘蛛,它们的丝粗得像尼龙线,估计是几百年前的物种,因为那儿与世隔绝,才侥幸生存下来的。

詹姆斯带上捕虫器材,跟着杰瑞去死火山口。他们往下走了几百米,杰瑞突然大声叫起来:“把它弄开,把它弄开!”詹姆斯赶过去,发现杰瑞一头撞在一个巨大的蜘蛛网上,蜘蛛不在网上,但网上一只死鸟的利爪不住触碰着他的脸,使他感到十分恐怖。詹姆斯帮他扯开蛛网,扔掉死鸟,说道:“咱们就在这儿架上震动捕虫器,看看是否能捉住那蜘蛛和别的昆虫。”杰瑞点点头,立刻帮他把器材安装起来。不一会儿,四周都放上了金属漏斗,机器一开动,许多昆虫就像雨点一样从藏身处掉了下来。突然,哐啷啷一声,一只漏斗里掉进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杰瑞马上叫道:“就是它,大个子怪蜘蛛!”詹姆斯立刻举起相机拍照,并说:“它受不了震动,已经死了。”但是,话音刚落,那头蜘蛛就一跃而起,跳到杰瑞脚边。杰瑞惊叫一声,一脚将它踩烂。

这时,在岩石上方,有一头更大的蜘蛛发出了愤怒的尖一叫,像是在抗议人类杀死了它的同伴。杰瑞将那只踩烂的蜘蛛夹进玻璃瓶,摇了摇,说:“你瞧,它没死,还想攻击人呢!”詹姆斯不相信,走上前一看,只见那头蜘蛛真的在用粗一粗的黑腿撞击玻璃瓶,发出叮叮的响声。他们拿出一支蘸有毒液的棉花棒,扔进瓶子。那头蜘蛛痛苦地挣扎着,慢慢地死去了。

这时,高处那头大蜘蛛一面尖一叫,一面爬下来,张牙舞爪,向詹姆斯和杰瑞示威。但是,他们两人忙着收集昆虫和一操一纵机器,一点也没觉察。

不一会儿,当他们收拾好器材,准备离开时,那头大蜘蛛突然跃向空中,落到背包的金属架上,很快就钻进了器材堆里。

当天晚上,那大蜘蛛从背包里钻出来,悄悄钻进帐篷,溜到了杰瑞盖着的毯子下面。

杰瑞没有完全睡着,他突然发现毯子下有个凸出的东西在移动,猛地一掀,立刻看见大蜘蛛红色的眼珠和闪闪发光的尖牙,他想伸手拨掉蜘蛛,却被它的尖牙咬得鲜血淋淋。

杰瑞正想大叫,但蜘蛛的致命毒汁已经麻痹了他的神经,他只是大张开嘴,双眼凸出,四肢一抽一搐起来。

等到詹姆斯进入帐篷,杰瑞已经死了,而那头大蜘蛛,正悄悄地躲在角落里。

印地安人为杰瑞做了副棺材,将他的一尸一体运回家乡去。当他们准备钉棺盖时,那头蜘蛛竟跳进了棺材,一直跟着灵车来到杰瑞的家乡。

当人们在殡仪馆再次拔起钉子,准备瞻仰死者遗容时,发现杰瑞的一尸一体被啃一咬得面目全非。惊慌中,谁也没发现,大蜘蛛一只黑色的一毛一茸一茸的脚越过棺材边缘,迅速跳下地,跑到了殡仪馆外面。

这时,有只大一鸟看到了迅速爬着的蜘蛛,它猛扑下来,将大蜘蛛衔在嘴里,又飞上蓝天。

但是,那只鸟很快在空中收起了翅膀,像石头一样掉了下来,一直掉到一户后院长满茅草的人家。

那所老房子的前面正停着一辆货车,罗斯医生全家刚从城里搬到这儿来住。

一个孩子在箱子后面发现了一头褐色的大蜘蛛,连忙告诉爸爸。罗斯医生想叫妻子去消灭蜘蛛,他的妻子和孩子却说:“在新居里杀死蜘蛛是要倒霉的!我们准备将它放生。”孩子们拿着纸巾,小心将那头褐色的蜘蛛抓起来,将它放到谷仓里。这时,那头咬死过人又咬死过鸟的黑色的大蜘蛛早已躲在暗处,它盯着那头褐色的雌蜘蛛,觉得它跟那头被杰瑞弄死的雌蜘蛛一样漂亮。

一个月后,这座谷仓里,大蜘蛛的后代们已经长大了,它们是新的品种,有特殊的黄蜂般细一腰和令人恐怖的斑纹。小蜘蛛们沿着柱子往下爬,一出谷仓,就像扇形样散开。

很快,一只蜘蛛落在一位者太太伸向灯罩的手上。第二天,老太太被人当作心脏一病发作死亡,埋到坟地里。

一个橄榄球队员的帽盔里落下一只灰色蜘蛛。当那个队员戴上帽子上场,刚接到球,就跌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另一名医生刚用脚伸进拖鞋,就叫嚷道:“哎哟,像被美洲豹咬了一口!”但他的妻子只看见一只蜘蛛!

医生紧紧一抓着胸膛,叫道:“我的心脏..它吃不消了!”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罗斯医生很快就意识到,这里出现了能致人死命的毒蜘蛛,奇怪的是,这些毒蜘蛛竟对许多药物有抗药一性一。他立刻打电话给詹姆斯博士,希望这位昆虫学家能助他一臂之力。

詹姆斯派了一名助手前来参加三位死者的死亡鉴定,他们很快在三人身上找到了相同的咬痕。

这时,詹姆斯博士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一性一:从杰瑞的一尸一体运回来至今,这头大蜘蛛已经孵化了两次,每次产生一只有生育能力的蛛后,如果时间一长,毒蜘蛛的数量将像几何级数一样增长,祸害将从乡镇蔓延到城市。

问题的关键是,那些新生的小一雄蜘蛛生命周期较短,而那头老雄蜘蛛寿命极长,必须及时找到它,将它杀死。

这时,罗斯医生的孩子拿来一张早先在谷仓里拍到的巨型蛛网照片,詹姆斯博士一看,立刻说:“中央巢一穴一就在那里,必须立刻封锁那里!”说完,他带上一支强力手电筒和一只大收集缸,前往罗斯家的谷仓,准备亲自逮住这头老雄蜘蛛。

谷仓里死一般的寂静。詹姆斯打开手电,很快发现了那口像舞台布景似的大蜘蛛网。他将收集缸放在地上,用手电筒轻轻敲了敲蜘蛛网,想引一诱蜘蛛跌进去。但是,一一团一黑影飞到他脸上,他只来得及尖一叫一声,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不一会儿,罗斯医生赶到家里,准备将妻儿们撤离出去。一名除虫师背负喷一雾器,胸有成竹地走进谷仓,他马上看见,地上有只亮着的手电筒,詹姆斯上下颠倒地悬挂在那口巨网里,脑袋已被包裹在一个丝织成的茧子里。

他迅速打开喷一雾器,没命地喷洒起来。

这时,罗斯在房里的窗帘和墙上都发现了大量毒蜘蛛,他立刻将正在看电视的孩子们抱起来,准备走出这个危险地带。

但是,不知是否是除虫师的药雾将大量蜘蛛撵了过来,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家的门板和门把上,已处处爬满了蜘蛛。罗斯立刻吩咐孩子们从浴一室窗户爬出屋外,他用浴中塞紧门缝,随时拍打钻进来的蜘蛛。

孩子们都安全撤离了。罗斯正想往外爬,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有头蜘蛛已经跳到他腿上。他用力将蜘蛛抖到门板旁,想将它一脚踢死,谁知用力过猛,竟踢穿了门板,一群蜘蛛立刻包围了他。

罗斯医生知道不可能再爬上屋顶,他乱跳乱踩,冲出浴一室,跑下楼梯,刚想靠在栏杆上喘一口气,却发现那儿有一头大蜘蛛。他一慌张,竟将栏杆也撞得断裂了,他也随着掉进了地窖。

这儿似乎没有蜘蛛,但实际上却是蜘蛛后的新产房。当罗斯听到蛛后八只脚触地爬来的声音时,他抓起一把铲子,左扫右挥,却没有看见那头母蜘蛛。

突然,他神经质地怀疑起铲子来,低头一看,嗨,那头大蜘蛛快爬到他的手背上了!

他惊叫一声,将铲子扔了出去,正巧击中了配电盘,电光一闪,蛛后痉一挛着触电死了。

罗斯找到一支手电简,打开向四周照射。突然,他发现了那个比垒球还要大的一卵一囊,不禁倒一抽一一口气。

他找到一瓶白兰地酒和点火器,准备将白兰地浇在一卵一囊上烧掉它,这时,那头老雄蜘蛛朝他扑过来了。

罗斯用手一拨,老雄蜘蛛摔了个肚皮朝天,但它很快翻转身,再次跳过来。

罗斯将白兰地扔出去,蜘蛛似乎不喜欢这酒味,稍微退后一些,罗斯立刻又接连将酒瓶掷了过去。突然,他发现一只喷漆筒,立刻计上心来,他打开点火器,将喷漆筒的喷嘴拧开,手中顿时像有了一把火焰枪。

但是,那头大雄蜘蛛却藏起来了,它躲在一个角落里,红眼珠瞪住了罗斯。

罗斯蹑手蹑脚地走着,忽然听到了头顶上有细微的响声,身一子一偏,大雄蜘蛛已经落到他的衬衫上。

罗斯惊恐地扔掉了喷漆器,两手抓住衬衫,尽量不使蜘蛛贴近自己的皮肤,但是,无论他怎么抖动,却甩不掉那头巨大的蜘蛛。

罗斯慌张地退着,直到踏进一堆火里,才发现身后已燃起一片大火,他吓得跌倒在暖气管上,大蜘蛛也向旁边跌过去,紧紧趴在一块木板上。

罗斯急中生智,马上用双手将那块木板连同大雄蜘蛛扔进了火里。随着一阵难闻的焦味升起,大雄蜘蛛在火焰里扭一动起来。

这时,罗斯看见,那个垒球似的一卵一囊里有无数只小蜘蛛在蠕一动着,它们即将咬穿一卵一囊钻出来。他立刻做成一个人把走过去,准备点燃那个一卵一囊。

突然,他看见一个打转的火球朝他滚来。火球中央,正是那头垂死的的大雄蜘蛛,看来,它是拼命来救那一团一卵一囊的。

罗斯一闪身,让过火球,又抓起一把钉枪,看准角度,一枪将钉射一出去。

火球被射中了,跟着长钉挂到了一卵一囊上,那头巨大的雄蜘蛛和即将孵化出来的小蜘蛛全被火焰吞没了。

罗斯疲惫地走出火场,发现四周挤满了救人员、警察和医护人员。

詹姆斯博士的一尸一体被送上了柩车,他的一尸一体似乎也遇到了火,身上黑黑的,像只烧焦的大蜘蛛。

罗斯的妻子问他说:“咱们要不要搬回城里去?”罗斯说:“这儿很好。所发生的事,不过是大蜘蛛与昆虫学家之间的恩恩怨怨,这场报复事件已经结束了。尽避房子烧掉了,但隐患也全部消除了,孩子们一定更喜欢生活在这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