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个人债务清理案迈出重要一步

首例个人债务清理案迈出重要一步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平阳县人民法院通报了平阳法院办结的温州某破产企业股东蔡某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一案。债务人蔡某作为温州某破产企业的股东,应对该破产企业214万余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蔡某月收入4000元、资产不到5位数,在法院的协调下,蔡某与四位债权人达成谅解,最终只需偿还3.2万余元。

负债累累怎么办?是不是一定要砸锅卖铁、父债子还、夫债妻还?不不不,如果你是“诚信而不幸”的债务人,也不愿当“老赖”,还是会有大门为你敞开。这不是天方夜谭!

此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舆论热议,不少网友对法院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以后“老赖”都可以通过个人债务清理达到逃避债务的目的,债权人的权利将无法保障。但实际上,问题并不像一些网友想的那么简单。

今年7月16日,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

我们知道,“老赖”这个概念并不是针对所有欠债不还者的,而是特指那些有偿还能力但拒不偿还债务的人,法院的强制执行也大多只是针对这些人。而对那些欠了债,但没有偿还能力的人,不宜一概斥之为“老赖”,毕竟不能因为要求债权,就逼迫欠债者砸锅卖铁,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事实上,让每个人都有尊严地活着也是法治社会的题中之义。

如今,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的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案件已经在浙江省温州市顺利办结。月收入4000元、资产不到5位数,却负债214万余元的某破产企业股东蔡某,在法院的积极实践下取得4位债权人的谅解,最终只需偿还3.2万余元,且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生活“体面”。

那么,对这些参与了市场行为,但最后确实无力偿还债务的人到底该怎么办呢?今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方案首次提出了自然人破产制度,也就是媒体常说的个人破产制度。方案指出,要“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

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有人表示疑问:“欠债还钱还是天经地义吗?”

个人破产制度在我国是一个新鲜事物,对此各方也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支持者认为,如果这一制度能尽快落地,将可有效完善我国破产制度,对推动企业破产退出,尤其是个体工商户与个人独资企业退出,将有积极作用,有利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反对者则认为,我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各方面的条件还不成熟,急于求成可能会对民生、司法、金融等方面带来不利影响。

破产企业股东无力清偿巨债

那么,在我国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到底能不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呢?如果没有经过司法实践,所有的争论就只能停留在“口水仗”阶段。平阳县人民法院办结的蔡某个人债务清理案,正是一次大胆的探索和有益的尝试。

据微信公众号“温州法院”消息,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平阳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平阳法院办结的温州某破产企业股东蔡某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一案。

蔡某个人债务清理案有几大特点值得注意。第一,法院选取的对象蔡某,是企业破产后产生连带责任一方,属于《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中要求重点解决的问题。第二,法院指定了温州诚达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清查蔡某的财产状况,确保无隐匿的财产。第三,对蔡某发出了限制令,限制其高消费和担任企业的相关职务。第四,确定了六年破产期。这些都是对个人破产制度的重要实践,对制度的建立有很强的借鉴和参考价值。

债务人蔡某系温州某破产企业的股东,经生效裁判文书认定其应对该破产企业214万余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经调查,蔡某仅在其现就职的瑞安市某机械有限公司持有1%的股权(实际出资额5800元),另有一辆已报废的摩托车及零星存款。此外,蔡某从该公司每月收入约4000元,其配偶胡某每月收入约4000元。蔡某长期患有高血压和肾脏疾病,医疗费用花销巨大,且其孩子正就读于某大学,家庭长期入不敷出,确无能力清偿巨额债务。

当然,我国首例个人债务清理案只是个案,有代表性,但缺乏普遍性,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制度不足和法律争议。但此案毕竟是我国个人破产司法实践迈出的重要一步,值得高度关注和认真研究。

债权人会议上承诺有条件还债

实践创新是理论创新的基础。我们相信全国首例个人债务清理案将拉开我国个人破产制度的序幕,而一个新的制度也将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坚实的法治保障。

2019年8月12日,平阳法院裁定立案受理蔡某个人债务集中清理一案后,指定温州诚达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管理人对外发布债权申报公告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公告后,平阳法院于9月24日主持召开蔡某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蔡某以宣读《无不诚信行为承诺书》的方式郑重承诺,除管理人已查明的财产情况外,无其他财产;若有不诚信行为,愿意承担法律后果,若给债权人造成损失,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最终蔡某提出按1.5%的清偿比例即3.2万余元,在18个月内一次性清偿的方案。同时,蔡某承诺,该方案履行完毕之日起6年内,若其家庭年收入超过12万元,超过部分的50%将用于清偿全体债权人未受清偿的债务。

4名债权人表决通过清偿方案

本次参与表决的债权人共4名,债权人一方在充分了解债务人经济状况和确认债务人诚信的前提下,经表决通过上述清理方案,同意为债务人保留必要的生活费和医疗费,自愿放弃对其剩余债务的追偿权,并同意债务人可以自清理方案履行完毕之日起满3年后,恢复其个人信用。

同时明确,自个人债务集中清理方案全部履行完毕之日起6年内,若发现债务人未申报重大财产,或者存在欺诈、恶意减少债务人财产或者其他逃废债行为的,债权人可以请求恢复按照原债务额进行清偿。

9月27日,平阳法院签发了对蔡某的行为限制令,并终结对蔡某在本次清理所涉案件中的执行。最终,该案得以顺利办结。

背景

温州在全国率先试点个人破产制度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