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研究战争》

图片 2

《如何研究战争》

原标题:易评估: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图片 1

图片 2

一、要研究不同定语的不同战争规律,目的是寻找适合自己指导战争的规律。

易评估: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如战争的规律、革命战争的规律、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自己好划分好范围圈。

——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体会

成功者说,一般战争规律;

毫无疑问,毛泽东同志1936年12月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著作是研究战争与战略问题的,而且“含金量”非常之高,其中“战争”一词出现272次之多,而“战略”一词也出现了126次。如果我仅仅这样说开去,那就无异于废话了。在此我想说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顶天立地、浩罕无垠,以我所学未能及其中之万一,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之后,我更加深切地感到,这篇著作就是美国净评估的源泉,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经典理论。其实,对此我已在不同场合从多个角度论证和表达过,但是在“9.9”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还要系统地再说一回。这篇著作第一章开宗明义“如何研究战争”,在结尾之处又明确讲到“以上是我们的方法”。而这“方法”一词,在该章竟出现了9次(通篇14次)之多。什么方法呢?我以为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因为其中“打胜仗”、“大胜仗”、“胜仗”等词语仅在该章就出现了9次(通篇18次)之多,而相应的“打败仗”和“败仗”等词语亦出现了9次(通篇14次)。换言之,这篇著作主要解决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问题。众所周知,净评估是美国、美军保持和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利器,并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受到热捧,似乎高不可攀。然而,它却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某些部分进行结构化、规范化、工程化的“美国式表达”。表达的好坏,那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照此推理下去,理想状态的净评估,应该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了。为此,我从以下两个方面谈点个人体会。

同业者说,行业战争规律;

一、净评估概念的理论源泉或根基在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自己说,着眼于自身特点与着眼于自身发展的规律。

或者说,《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和经典理论,就是净评估之“名”与“实”的直接来源。早在研习净评估之初,我就发现了这一现象。后来有领导和同事建议我在美国净评估的“中国化”问题上多下功夫,更加激起了我对这一现象的关注和思考。当然,在内部一些场合小范围讨论时,也有一些同事和朋友告诫说这样“太牵强附会了”。有的甚至说,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南辕北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有鉴于此,当时我就没有贸然在更大范围传播。但是无论如何,这已成为我最大的心事,总也放之不下,在有意无意中又陆陆续续查证了一些资料,并请教了一些领域专家。后来,我注意到台湾地区学者潘东豫博士在其著作《净评估:全面掌握国家和企业优势》中,明确讲到净评估发展的“七个历史期”,特别是涉及到马列的辩证法,而美国相关净评估文献和学者亦高度认可净评估的辩证特性。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我境内,学界公认军事辩证法发展的代表人物依序是孙武、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和毛泽东。在此情况下,我才正式展开了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比较研究,并于2013~2014年间,开始非常谨慎地将初步研究成果反映在内部讲课、学术报告和公开文章中。现在看来,虽然个人成长过程中有些道理说也说不清楚,总有这方面或那方面的缺失或遗憾,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二、战略问题是研究战争全局的问题:

(一)净评估之“名”与“实”均出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1、为什么要研究全局,只要有战争,就有战争的全局。研究全局战略指导规律,是战略学任务,研究局部指导规律,是战役学和战术学的任务。

现在来看,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通篇讲到的理论无不与净评估密切相关,我们可以从众多角度和层次去比较和研究。我这里仅仅要说的是,其中一段精彩论断,最为集中地阐述了净评估的“名”与“实”。即:“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相关内容及内涵,在他后续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中还有更进一步的精辟阐释,并在《论持久战》中作了非常经典的运用。我少时也曾读过几遍,但并不了解其中之深意。比较研究之后突然发现,美国净评估不过是其“冰山一角”,美国人恰似以“半部《论语》治天下”。

2、全局与局部辩证关系:

1.“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就是美国“净评估”之“净”的来源。美国人基于当时中美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不便直接引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这个8个字,或嫌其过长,就在此基础上搞出一个“净”字来,并对“净评估”之“净”作出种种解释、赋予种种内涵,以致于弄巧成拙,而让初涉净评估者不知因由、摸不着头脑。其实事情原本非常简单的,如果说这8个字就是“净”的话,那么“净”主要就是“净化”和“净值”与“精炼”和“提纯”的意思。

          将军赶路,不抓小兔;

我注意到,原空军指挥学院苏恩泽教授在其《战略新宠——净评估》一文中就说:“净评估,即纯评估,是相对‘毛评估’而言的,是除去假象和虚象、挤掉水分之后的评估。”美国学者保罗·布瑞肯(Paul
Bracken)在《净评估:一份实践指南》中也说到:“这就像是商业活动的净利润,是把成本从毛收入中扣除以得到净收入。净评估以同样的方法把红、蓝双方的行动都纳入考虑的范围,它得出一个在竞争情势下全面的‘净’评估结果。”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我还注意到,有据可查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早(1951年8月31日)组织的净评估活动,就是要评估苏联打击美国本土的“净能力”,其最早(1953年1月31日)的专职净评估机构——特别评价(1955年后改称净评价)子委员会的使命,就是一年一度地评估苏联对美国核袭击可能造成的“净影响”(或影响的净结果)。

        积小胜为大胜;

不仅如此,最近(2015年9月14日),美国兰德公司发布的《中美军事计分卡:兵力、地理、力量平衡的变化(1996~2017)》研究报告,其中“净效果”“净收益”“净影响”“净变化”“净结果”“净能力”“净平衡”等词语就有16处之多,足见美国“净评估”源于对“净化”和“净值”的追求,是“旨在得到净结果”的那种评估。

        动一子,满盘皆活。

对此,台湾地区有学者基于两岸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亦不便直接引用毛泽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话,遂无可奈何地从《四库全书》中搬出“去芜存菁”一词来替代,“意即将一个复杂的命题,透过机会、威胁、优势、弱势的分析评估后,所提炼出来的一个核心的关键因素与具体结论。”仅就“净”字而言,应该说大意还是不错的。但是联系整个净评估概念来看,着实差的太远了。至于有的学者借以“举要删芜”来替代,那就差得更远了。

三:重要的障碍是善于学习,目的是通过实践,反复验证,改善我们的认知。

2.“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就是净评估方法论的根本主张。对于“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毛泽东在这里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展开论述,因为在文章的开头他就说了:“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其实,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学习理解这8个字,需要从他各时期的相关著作中找感觉。

学习难,使用验证更难。做好事情的方法就是充分了解各方面的情况、找到其中规律,并且应用这些规律在行动中。

我注意到,他早在1930年发表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就讲到:“看事情必须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分析方法。”简言之,就是要从现象到本质。七年半之后,他在1937年发表的《实践论》一文中又讲到:“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这就把它上升到了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而在随后发表的《矛盾论》中,他又进一步讲到:“因为一切客观事物本来是互相联系的和具有内部规律的,人们不去如实地反映这些情况,而只是片面地或表面地去看它们,不认识事物的互相联系,不认识事物的内部规律,所以这种方法是主观主义的。”进而又讲到了主客观的一致性问题。

为什么有人打胜仗多?比较好的解决主观与客观实际的相符性问题。也就是侦察、判断、决心和敌人以及其配置的实在情形不匹配。

就分析与评估方法来讲,“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跟“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一样,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所谓“由此及彼”,就是由这一现象联系到那一现象。意思是,分析事物不能孤立地看一种现象,而应把复杂事物联系起来进行全面考察,层层深入。所谓“由表及里”,即认识由浅入深,由了解事物的表面现象到了解事物的本质。“由此及彼”与“由表及里”是紧密关联、互为基础、不可或缺的两个环节或两个方面。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就指出:“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著和互相影响著。”强调通过认真地调查与注重研究,准确地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把零散的信息系统化,把粗浅的认识深刻化,抓住关键、找到规律、看到本质。

做正确的事,把正确的事做正确。指挥员正确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决心来源于正确判断,正确判断来源于周到的和必要的观察,和对于材料联贯的思索。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和必要侦察手段,将敌方情况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对比和相互关系,因而构成判断,下定决心,作出计划。这是指挥员做出战斗计划之前的认知过程。

我注意到,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定义强调其目的是“确认与识别需要高层防务官员注意的问题和机遇”,达此目的他们就必须“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研究。我感到,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讲,净评估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某些部分,如“全局观”、“重心与关键论”、“动态发展说”、“决策周期论”、“战争规律与战略指导规律论”等所作的解读。结合这篇著作来讲,就是对“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的展开。

另外认识分析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不断的刹车检查,不断的验证修订,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改善学习必须具备的一个习惯。

简单说来,原则一“广域比较”,就是由此一领域到彼一领域,由局部到整体、由整体到局部;原则二“关注态势”,就是由此状态到彼状态、由过去到现在、由现在到未来、由已知到未知;原则三“结合场景”,就是由此条件到彼条件、由此结果到彼结果、由特殊到一般、由一般到特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四“确认效能”,就是由输出到输入、由短暂到长远、由此阶段到彼阶段、由此项目到彼项目、由此效能到彼效能;原则五“解析效率”,就是由此方式到彼方式、由此损益到彼损益、由此费用到彼费用;原则六“考察多方”,就是由现实对手到潜在对手、由此方到彼方、由自我到盟友、由我方到敌方、由敌人到敌人的敌人、由双边到多边、由此平衡到彼平衡;原则七“突出诊断”,就是由感性到理性、由现象到本质、由问题到机遇、由趋势到原因、由原因到原因背后的原因。

全面地说,这些原则就是美国人基于对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以及《实践论》和《矛盾论》等光辉著作的学习理解,并结合现代技术发展,从中抽取出来的几条规则。这种做法虽然限缩了原著的思想内涵,但是它通过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的结构(框架)化、指标化、规范化和美国化(通俗化)等工程化处理,也使得美国一般的评估者能够更容易理解、把握和运用。应该说,经过七十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美国人已经成功地把它融入到西方国家安全和军事的话语体系,或者说据此建成了一套共同的战略语言。

3.“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就是净评估的核心实质。我理解,研究
“双方的对比”,主要是作静态的比对,找出双方力量上(数、质量及结构等)的差异化或平衡与不对称。当然,双方的这种平衡与不对称也要在动态中考察。研究“相互的关系”,主要是作动态的衡量,着力分析双方行为模式(理论准则及运用等)的差异,研究双方相互作用的方法和形式、状态和趋势、以及可能的结果。二者加在一起,就是既作静态的比对、又作动态的衡量,既作定性的比较、又作定量的比较,既要比较差异、又要权衡差异可能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再看净评估,它无外乎也是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通过比较国家及其盟国与其潜在竞争对手在与军事平衡紧密相关的各领域的综合态势,对国家所处的安全环境进行全面性的、最终性的和描述性的分析评估,并在此基础上预测未来军事竞争的发展趋势,协助政府和军队高层拟定相应战略规划。

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经典著作,我更加深切地感到,毛泽东对孙武的“知彼知己”是倍加推崇的,而“知彼知己”恰恰就是美国净评估的“基因”。

毛泽东在1936年12月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中国古代大军事学家孙武子书上‘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句话,是包括学习和使用两个阶段而说的,包括从认识客观实际中的发展规律,并按照这些规律去决定自己行动克服当前敌人而说的;我们不要看轻这句话。”不仅如此,他还讲到:“学习和认识的对象,包括敌我两方面,这两方面都应该看成研究的对象,只有我们的头脑(思想)才是研究的主体。有一种人,明于知己,暗于知彼,又有一种人,明于知彼,暗于知己,他们都是不能解决战争规律的学习和使用的问题的。”两年后,也就是1938年,他在《论持久战》中进一步指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仍是科学的真理。错误由于对彼己的无知,战争的特性也使人们在许多的场合无法全知彼己,因此产生了战争情况和战争行动的不确实性,产生了错误和失败。然而不管怎样的战争情况和战争行动,知其大略,知其要点,是可能的。”怎么做到呢?他接着讲到:“先之以各种侦察手段,继之以指挥员的聪明的推论和判断,减少错误,实现一般的正确指导,是做得到的。我们有了这个‘一般地正确的指导’做武器,就能多打胜仗,就能变劣势为优势,变被动为主动。”

比较美国净评估概念,我也注意到,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发布的《2030年中国军事和美日同盟战略评估报告》就认为:“净评估中更富特色的要素就是,它旨在成为一种‘净’评估,也就是说,是对彼此间处于相互作用状态的两个或更多相关方进行比较,不管这种相互作用是刻意的、策划好的,还是不经意的。”净评估“分析处于某个长期竞争或相互作用过程中的两个或更多的实体,在某一特定领域内相互作用的状况。”也就是说,净评估所强调的无外乎也是“知彼知己”,其关注焦点并不在某一方或另一方,而在于竞争者彼此间不断变化的相互作用。

美国学者保罗·布瑞肯在《净评估:一份实践指南》中还把这种相互作用聚焦到“竞争”上面,他讲到:“净评估并不适于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一套工具或框架曾做到这点。但任何问题只要涉及竞争(例如,军队中的红对蓝,或者陆军对一个承包商)都值得关注一下净评估,看它能带来什么样的洞察力。”而美国学者史蒂芬·彼得·罗森在其《作为分析概念的净评估》一文中,就把这种竞争聚焦到“军事竞争(对抗)”上,他讲到:“净评估指对和平和战争时期国家安全机构的互动进行分析。对立机构间的互动是净评估的研究中心,净评估的‘净’字着眼于这些机构互动产生的合力上。”并认为“这一定义将净评估与一般的军事分析方法明显地区分开来,后者仅仅将研究重心放在敌我双方的军事实力上面。”

从台湾地区学者潘东豫博士的叙述来看,也是这样。他在《净评估:全面掌握国家企业优势》中就指出:“马歇尔的学生乔治·皮克特、詹姆斯·洛希、巴里·瓦茨等人,则基于从事实务工作多年之经验,将‘净评估’的定义律定为‘凡针对影响美国与其潜在敌人军事能力有关之军事、政治、经济、或其他因素等,所进行之比较分析者’”。

其实,只要研究马歇尔对军事力量评估的看法,就可以明确地觉察到,它正是基于对“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的理解,才提出相对军力(或战略能力)评估的“三个层次”划分,即:编成力或物质力;编组力或结构力;行动力或行为力。净评估就是要分析敌对双方的差异化与不对称性,研究各方的认知与行为模式,考察相互作用发生发展和可能结局。

(二)净评估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战略评估是战略设计与实施的关键环节并贯穿始终

我们再回到前面一段论述上。

4.毛泽东认为净评估是战略决策及规划计划之前的必然过程。对此,他讲到:“……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

前面我们谈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就是净评估之“名”与“实”,在这里,毛泽东又明确强调了此前这个“净评估过程”是制定决策与规划计划的必经过程。“……因而构成判断”就相当于“通过此前的过程得出评估结论”,以为“定下决心,作出计划”奠定基础。显然,其意思是说这个过程是战略决策及规划计划的工具,其结论就是战略决策及规划计划的依据。

然而,讲到这里还不算完,毛泽东更加明确地补充强调:“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什么意思呢?我理解,他非常明确地肯定这种“事前评估”是战略、战役和战斗各级都必须遵循的通则,是全面的和综合的而不是片面的或零碎的“确认与辨识”问题本质与机会之窗的过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