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发展,加速度从哪里来——从四个视角看“文创+”路径

图片 1

融合发展,加速度从哪里来——从四个视角看“文创+”路径

走出故宫博物院东雁翅楼展厅,记者看到故宫文创商店里人气火热,许多游客正在挑选各类文创纪念品。从朝珠耳机、行李牌,到故宫彩妆、服饰,近年来故宫通过文创产品,让“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国宝以颇具创意又接地气的方式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通过深挖自身文化资源和主动“跨界”合作,故宫推出很多兼具美学价值与实用价值的文创产品,受到市场的热捧和好评。

编者按

故宫文创的火热,是整个博物馆文创市场良好发展势头的一个缩影。当前博物馆文创产业逐渐升温,成为兼具文化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新兴产业。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认为:“国家政策支持,社会民众鼓励,让文化创意事业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文创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

近年来,我国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热门IP不断出新,一批又一批文创产品走红。依托丰富的文化资源、生活化的时尚表达和灵动的设计呈现,这些兼具文化内涵和实用性的文创产品,在俘获消费者“芳心”的同时,也为各种文化资源和文化符号注入了更鲜活长久的生命力。投射到行业层面看,文创产品的百花齐放,体现的是文创产业与各产业融合发展的春色满园。本报记者特撷取四个视角观察“文创+”路径,看文创产业融合发展如何跑出加速度。

2016年5月发布的《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要求各文化文物单位加强文化资源梳理与共享,提升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水平,促进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跨界融合。在一系列政策激励下,全国各大博物馆纷纷发力,研发博物馆文创产品。通过文创产品这种形式,古老的文化资源得以走出博物馆,走进普通人的生活,成为当下的一股文化新潮流。

乡村文创涌动“会呼吸的乡愁”

然而,随着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发展,许多游客注意到,在各地博物馆的文创商店里,游客能够买到的文创产品大多是冰箱贴、纸胶带、笔记本等产品。“你做一个扇子,他也做一个扇子;你做一个杯垫,他也做一个杯垫。”故宫博物院总策展人王亚民意识到,当前国家鼓励文创产业发展,国内博物馆在文创领域有着很高的积极性,但也出现了同质化严重的问题。

光明日报记者李慧

面对博物馆文创如何发展的问题,重庆自然博物馆馆长欧阳辉指出,创意文化产业的产业链很长,博物馆要基于自身属性和社会角色的定位,重点关注上游环节工作,挖掘和梳理馆藏资源,提取文化要素,注重版权保护,在适当时机与企业合作,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合作共赢。

春播夏忙,秋收冬藏。乡野里的田园生活原本简单而朴素,有了文创的装点,乡间的非遗更加时尚清新,乡村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文创,让乡村振兴有了新依托,让记忆中的乡愁更浓郁。

与其他陷入“同质化”困局的博物馆不同,近年来苏州博物馆接连打造出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文徵明手植紫藤种子等具有自身特色的爆款文创产品。除了不断深耕自身的特色文化资源,苏博正是通过与文创企业、产品生产方的深度合作,打通了文创产业链,使文创产品开发获得了可持续发展。

三月湘东,春光明媚,万物生发。湖南省浏阳市高坪镇太坪村,红褐色的泥土中,一种不起眼的植物悄然萌芽,当地人称之为苎麻。村子另一头,那些成熟的苎麻正被夏布非遗传承人梁长进做成一匹匹色泽柔和、质地纯粹的夏布。

“苏博除了自主研发文创衍生品,还与社会企业达成深入合作,进行产品开发。苏博提供产品IP,掌控产品研发的调性,让企业进行产品设计和销售渠道拓展。”苏州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负责人蒋菡表示,目前苏博文创产品店的很多产品都由企业设计研发或与苏博联合开发,这种方式既能让苏博的文化元素走向市场,也让苏博文创商品店的产品更加丰富。

“吱吱呀呀,吱吱呀呀……”伴着阵阵机杼声,黑色的梭子在梁长进手中翩然起舞,连接经纬,连通上下。从16岁开始向父母亲学种麻到精通夏布制作全套工艺,梁长进的夏布梦已延续了46年。

文创产品的研发应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才能受到消费者青睐。陕西历史博物馆文化产业部副主任李博雅介绍说:“我们根据馆藏文物鎏金铜蚕开发的一系列文创产品,包括配饰、摆件、香插、书签、胸针、项链,兼具了实用性和艺术性、文化性,获得了较好的销量。”

“现在,我们不仅纺织原色布,还研发出400余个工艺品种,融入现代元素,开发了门帘、窗帘、手工包、扇子、茶席、墙布布画、服饰等一系列文创产品,在浙江、上海、北京等地打开了市场。”梁长进握着手中的一缕麻纱娓娓道来。

文创产品不仅盘活了文物资源,还助力博物馆火热起来。“博物馆文创产品一方面因其天然的文化基因,具备市场其他产品所不具备的深厚底蕴。另一方面,创新的设计将博物馆文化以一种灵活有趣的形式宣传开来,既是对文化的有益传播,又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四川省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说。

在高坪镇,几乎人人都能说上一段夏布的历史。浏阳夏布明、清时期被选为贡品,闻名海外。“以前在产业发展的巅峰期,村上的男人种麻、剥麻、上浆,女人捻纱、织布,晚上也要点上煤油灯生产,感觉有接不完的活。夏布产业年产量达10万余匹,是当时高坪镇的支柱产业。我自己也创办了夏布梁氏纺织厂,带了20余名徒弟。”梁长进回忆。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统计,今年春节假期期间,全国旅游人次达4.15亿,其中有40%以上旅游人次走进了博物馆、美术馆等。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最近三年,每年入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增量都在1亿左右,到去年年底,博物馆参观人数已经达到4.08亿人次。

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由于新型棉纤、化纤产品的冲击,夏布出口量减少,用工成本提高,利润率逐渐下降。“很多人改行不做了,夏布生产随即锐减,现在浏阳夏布只剩太坪村的几家企业生产,年产量不到10000匹。”梁长进说,老祖宗的手艺不能丢,要坚持下去,这是爷爷对他的期望,也是他坚守夏布技艺传承的初衷。

不管是博物馆文创产品的火热,还是博物馆参观人数的增加,都折射出大众对优质文化资源的需求日益高涨。这也要求博物馆不断深耕,推出更多品质更高、被大众认可的文创产品,让文创产业活起来,让优秀传统文化火起来。

另一位夏布非遗传承人谭智祥,同样坚守这门手艺。“最缓慢的抒情”“会呼吸的乡愁”是谭智祥在参加文化交流会时,听到的人们对这门手艺的赞誉。正是凭借高超的技艺,谭智祥在一次文化交流活动中,与北京服装学院达成合作协议,设立了夏布实习基地和研究基地。谭智祥也成为北京服装学院客座教授,每年暑期前来学习的学生络绎不绝。

“坚守文化自信,充分挖掘夏布传统工艺文化元素,加快工艺技术创新,加快创意融合、产业融合,让传统工艺与现代元素、国际元素在文创产品中碰撞、裂变,夏布终会走出一条自己的复兴之路。”高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张震说。

近年来,为复兴传统文化、寻找发展契机、重振夏布光辉,浏阳夏布传承人奔向北上广,远赴日韩,了解市场需求,捕捉复古、独特、富含文化底蕴等市场时尚元素,与国内顶尖的设计师探索新工艺、新样品,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夏布品牌在市场中重获生机。“心之夏”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与湖南省博物馆联合研发的浏阳夏布文创系列成为时尚潮品,多种产品走进了世博会等世界舞台。

“看到我们纺织的夏布工艺品出现在电视屏幕里、出现在各种非遗文化交流大会屏幕上,我的手是颤抖的,我坚信浏阳夏布能够在创新发展中再放光彩。”话语间,梁长进的眼睛湿润了。

如今,在镇政府的支持资助下,梁长进把自家老房屋打造成浏阳市夏布文化展示中心,展示夏布制作的全工艺流程,主动为前来的参观者讲解,让更多人了解夏布,还促成女儿梁定华成立“国夏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投身夏布文创事业中。

在梁长进看来,让夏布技艺发扬光大,一方面要最大限度地保护最珍贵的核心技艺,原态复活“从一棵苎麻到一匹夏布”的手工技艺,让夏布真正透出“会呼吸的乡愁”;另一方面更需要市场的滋养,让夏布从手艺转化成产品、从产品中衍生出效益,用好效益促进夏布工艺的再创新与再发展。

博物馆文创进入深耕时代

光明日报记者姚亚奇

走出故宫博物院东雁翅楼展厅,记者看到故宫文创商店里人气火热,许多游客正在挑选各类文创纪念品。从朝珠耳机、行李牌,到故宫彩妆、服饰,近年来故宫通过文创产品,让“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国宝以颇具创意又接地气的方式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通过深挖自身文化资源和主动“跨界”合作,故宫推出很多兼具美学价值与实用价值的文创产品,受到市场的热捧和好评。

图片 1

消费者在故宫博物院官方授权的文创快闪店选购产品。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故宫文创的火热,是整个博物馆文创市场良好发展势头的一个缩影。当前博物馆文创产业逐渐升温,成为兼具文化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新兴产业。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认为:“国家政策支持,社会民众鼓励,让文化创意事业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文创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

2016年5月发布的《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要求各文化文物单位加强文化资源梳理与共享,提升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水平,促进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跨界融合。在一系列政策激励下,全国各大博物馆纷纷发力,研发博物馆文创产品。通过文创产品这种形式,古老的文化资源得以走出博物馆,走进普通人的生活,成为当下的一股文化新潮流。

然而,随着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发展,许多游客注意到,在各地博物馆的文创商店里,游客能够买到的文创产品大多是冰箱贴、纸胶带、笔记本等产品。“你做一个扇子,他也做一个扇子;你做一个杯垫,他也做一个杯垫。”故宫博物院总策展人王亚民意识到,当前国家鼓励文创产业发展,国内博物馆在文创领域有着很高的积极性,但也出现了同质化严重的问题。

面对博物馆文创如何发展的问题,重庆自然博物馆馆长欧阳辉指出,创意文化产业的产业链很长,博物馆要基于自身属性和社会角色的定位,重点关注上游环节工作,挖掘和梳理馆藏资源,提取文化要素,注重版权保护,在适当时机与企业合作,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合作共赢。

与其他陷入“同质化”困局的博物馆不同,近年来苏州博物馆接连打造出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文徵明手植紫藤种子等具有自身特色的爆款文创产品。除了不断深耕自身的特色文化资源,苏博正是通过与文创企业、产品生产方的深度合作,打通了文创产业链,使文创产品开发获得了可持续发展。

“苏博除了自主研发文创衍生品,还与社会企业达成深入合作,进行产品开发。苏博提供产品IP,掌控产品研发的调性,让企业进行产品设计和销售渠道拓展。”苏州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负责人蒋菡表示,目前苏博文创产品店的很多产品都由企业设计研发或与苏博联合开发,这种方式既能让苏博的文化元素走向市场,也让苏博文创商品店的产品更加丰富。

文创产品的研发应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才能受到消费者青睐。陕西历史博物馆文化产业部副主任李博雅介绍说:“我们根据馆藏文物鎏金铜蚕开发的一系列文创产品,包括配饰、摆件、香插、书签、胸针、项链,兼具了实用性和艺术性、文化性,获得了较好的销量。”

文创产品不仅盘活了文物资源,还助力博物馆火热起来。“博物馆文创产品一方面因其天然的文化基因,具备市场其他产品所不具备的深厚底蕴。另一方面,创新的设计将博物馆文化以一种灵活有趣的形式宣传开来,既是对文化的有益传播,又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四川省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说。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统计,今年春节假期期间,全国旅游人次达4.15亿,其中有40%以上旅游人次走进了博物馆、美术馆等。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表示,最近三年,每年入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增量都在1亿左右,到去年年底,博物馆参观人数已经达到4.08亿人次。

不管是博物馆文创产品的火热,还是博物馆参观人数的增加,都折射出大众对优质文化资源的需求日益高涨。这也要求博物馆不断深耕,推出更多品质更高、被大众认可的文创产品,让文创产业活起来,让优秀传统文化火起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