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山东梆子《山东汉子》有感

图片 1

看山东梆子《山东汉子》有感


图片 1

7月23日至24日,由西安演艺集团西安话剧院出品的话剧《麻醉师》亮相北京国家大剧院,该剧以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为原型,通过艺术的方式表现了一位好医生的高尚情操、高超医术和一心为民的情怀,展示了在当今社会中,像陈绍洋这样的麻醉师不被浮华所迷惑、不被金钱所麻醉、不为个人而逐利,敬仰他人生命、守护患者生命、用生命兑现承诺的精神境界。剧中,陈绍洋那铿锵有力的话语:“我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我的生命就属于患者”,不仅仅是在表达一种崇高的职业道德,也是人物对生命无比关爱、对信念忠诚坚守的体现。在日前举行的话剧《麻醉师》专家研讨会上,来自业内的20余位专家学者,围绕该剧的思想立意、形象塑造、艺术追求等展开了深入研讨,一致认为,该剧呼唤崇高、呼唤英雄,展现了中华民族引人向上的精神品格,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令人反思生命价值和意义的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

山东省菏泽市戏剧院创作演出的山东梆子《山东汉子》,取材于菏泽单县农民孟昭良脚蹬三轮车行程三千里,义送土家族残疾女返回湖南老家的真实事迹。三年来,这出戏已在山东、北京、河南、河北、浙江等地演出了420多场。这出戏深深地感染了我。

方光华:

艺术家们以真实事件为基础,将助人为乐的精神推到极致,酣畅淋漓而细致入微地抒发了山东汉子的豪气和秀气,把人与人之间的美好情感铭刻于观众心田。该剧把义与利、美与丑、善与恶、情与欲的冲突在舞台上充分地表现出来。这个剧作最主要的精神特征,就是以当代社会生活为背景,把时代最需要、人们最呼唤的精神财富——助人为乐,推到了极致,从而让人们通过舞台艺术充分地感受了善的性格、善的真实、善的力量、善的执着。也许有人会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个“山东汉子”的形象在艺术上立起来了,但这个形象的精神实质,与时代发展是否同步?他的行为对于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多少意义?的确,赵良事件本身,与市场经济确实没有直接联系,但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依赖的道德底线,是全社会的诚信。在市场调节、效益为先的竞争之外,人们呼唤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诚、理解、互助、奉献,是人性的善。赵良三千里送残女的义举,以及在舞台上表现出的丰富性格特征,生动、形象、深刻地表现了这种社会所呼唤的精神品质。而且,赵良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作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到城镇,整天与形形色色人物打交道的个体劳动者,他对金钱的轻重得失,对人间的世态炎凉,对道理的是非曲直,有着深刻的感悟和清醒的认识。他的义举,不是混沌状态下的无意识选择,而是对利害得失清醒判断、认真思考后的执着追求,因而赵良的义举是那样难得、感人,人们对这一人物发自内心的敬服也就不足为奇了。

《麻醉师》在进京之前,已经在西安演出了很多场。我第一次是在西北工业大学新校区大礼堂和大家一起观看,当时许多老师和学生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给予了这部戏很高的评价。在陈绍洋这样一个非常平凡的人物身上,我看到我们每个人的追求和思考,更加懂得一个人只要对事业有坚定的追求,对服务对象有无私的奉献,对亲情和友情有无限的眷恋,哪怕生命非常短暂,也一定会有很多精彩的篇章。该剧的主创人员付出了很多心血,取得今天这样大的成功非常不易。希望全剧组成员能再接再厉,让该剧在观众的心里扎下根、在业内产生更大的影响。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唐 栋:

这几年英模戏写的太多,总想有所突破,这就给该剧的写作增加了难度。新时期以来,从《桑树坪纪事》开始到现在,话剧的创作有进有退,总体上我的感觉是原地踏步。很多时候,我都有不想再写话剧的想法,但是看到演员、剧团的努力,我又深切地理解他们的付出,并为之感动。该剧的参与者们确实是怀着对社会强烈的责任感,怀着对陈绍洋这个英雄人物的崇敬之情来演戏的,他们没有功利心。我经常听他们讲文艺院团必须有自己的责任担当,应该多弘扬社会正能量。我愿同他们共同努力,把这部戏往前推进。

仲呈祥:

整个创作团队在创作思维上摆脱了过去长期制约我们的二元对立、非此即彼、好走极端的单向思维,做到把人和审美对象当作一个完整的整体,兼容整合、全面辩证,用和谐思维处理审美对象。该剧从本质上是写文化自信,是写一个民族的精神自信和信仰自信,它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称其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是当之无愧的。该剧触及了当代人在现代化历史进程中一个最深刻的主题:人类生理上的麻醉不可怕,精神上的麻醉最可怕。陈绍洋和鲁迅在医治国民劣根性上是一脉相承的,展现了中华民族引人向上的精神品格。同时,该剧有利于提升我们的民族素养,培养我们民族的艺术鉴赏能力,也使我们体会到创作要回到艺术的初心——坚守精神家园。这是一部可以攀登高峰的好作品,向西安话剧院表示崇高的敬意。

徐晓钟:

该剧题材的选择与呈现很有哲思,深刻地颂扬了我们时代所需的“爱心、良心、诚心、丹心”。该剧的深刻性表现在陈绍洋与身边“被麻醉”的社会现象的撞击。对剧中很多台词,观众常常报以热烈的掌声,说明该剧在情感的核心层面打动了观众,富有人性深度。该剧二度创作的呈现充满了诗意。在导演统一的美学原则指导下,全剧用一个圆形转动的景片,呈现出经过美学处理,又带有象征意味的舞台空间。音乐既有正气凛然的恢弘,又有充满人性的抒情。导演以演员的表演为中心,通过舞台视听、艺术语汇的组织,既强调陈绍洋精神气质的揭示,又不放松陈绍洋在家人面前人性的呈现。总之,这是一部在美学上高雅、优美,有出色创造的优秀话剧。

王 敏:

该剧没有局限于真人真事,而是将其升华成一个崭新的艺术典型,令观众在感动之余,对生活和社会、对我们这个民族如何对待生命、信仰,如何选择自己的价值,进行深刻思索。呼唤社会精神清醒是该剧演出的最高任务和生命所在。该剧的二度创作为陈绍洋生命的整体呈现找到了一个非常有概括性、诗意感的形象,那就是不停息的奔跑和前进,这个艺术形象不仅深入人心,也对社会正能量和陈绍洋的精神世界给予了鲜明表现。该剧的演出非常成功,是对社会正能量充满激情的颂扬。期待西安话剧院再攀高峰。

汪守德:

该剧把人写真了,尤其是“升迁”那场戏,对陈绍洋内心世界的揭示非常真实;该剧把事写透了,特别是对陈绍洋病痛的表现,既真实又动人;该剧把情写热了,剧中陈绍洋曾把女儿背在自己的肩上,希望临死之前能再背一次,此时的人物感情是丰满的、人性化的;该剧把戏写活了,它将先进人物的戏写得特别有看头、出彩;该剧把心写透了,剧作走的是现实主义路线、情感路线、诗意路线,既揭露现实又歌颂人物。任何一部作品,它的起点应该是人物,终点是文学、哲学,只有完成了这样的起点和终点,它才是真正的艺术作品。毫无疑问,《麻醉师》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周育德:

在这个时代,我们中华民族特别需要呼唤崇高、呼唤英雄,于是这样一部歌颂崇高的剧作出现了,顺应了当下人们的精神需求。该剧塑造了一个高尚的人,而且写得非常真实感人。剧作展示了我们社会现实的众生相,对当前社会潜规则的描述很真实。如今的社会上,很多人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被“麻醉”了,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候,出现了陈绍洋这么一个自我清醒的人,并且用自己的一生践行着最初的理想信仰,这是相当不容易的。该剧对各个层面人物的塑造也非常到位、形象鲜活,赢得了观众“含泪的笑声”。

刘玉琴:

该剧成功展示了陈绍洋作为医生恪尽职守的精神境界,台词精练,富有韵味,特别是在对如何体现人生理想、如何实现生命价值最大化的表现上,剧作立足哲学层面的思考和概括远远超出了题材本身的蕴涵,具有更高、更广泛的现实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谈到文化自信时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像陈绍洋这样的人平凡而伟大,他们所孕育的人生价值和行为准则,就体现着我们文化自信的深厚来源。最后,在舞台艺术上,编、导、舞美、灯光很优秀,富有层次感和想象力,对表现人物内心世界和情感变化起到了很好的衬托作用。

康世昭:

在我们的戏剧舞台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充斥着、扩散着靡靡之音,它们左右着我们文艺道路的方向。《麻醉师》的出现,呼唤崇高,讴歌崇高,体现了现实题材创作的生命力。可以说,该剧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精神的一个重要收获,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全剧的舞台呈现相当出色,既要表现繁忙的医院、手术室,又要表现公园的温馨场景,空间转换的难度不小,但是创作者们成功地应对了各种挑战,使得演出高雅、简洁,充满了正能量,给人以鼓舞和激励。总之,这是一部非常难得的优秀作品。

王蕴明:

《麻醉师》反映了生活中的英雄,而英雄是一个民族的脊梁和发展的希望。我们的艺术家满腔热情地创造这样一部充满正能量、弘扬英雄人物高尚品德的戏,值得其他创作者学习。英模戏很难写,写真人真事就更难了,该剧主要在三个方面进行了开拓:一是舞台呈现追求生活化的真实,通过诗意的舞台形象彰显陈绍洋的道德情操;二是实现了“两个提升”,即把陈绍洋这样一个个体提升到了整个社会的层面,把审美意象的层面提高到了内心真实的层面;三是对于人物之间关系的处理非常到位,特别是陈绍洋和同事、患者、家庭这三者的关系,展现得真实、感人。该剧的演出切中时代的脉搏,其塑造的平民英雄、呼唤的大爱无疆,正是我们当下时代需要的。

赵 忱:

通常我们写英雄人物,很难找到英雄人物的个性,找不到他的故事核心,找不到他的动人细节,但该剧真实、自然、毫不做作,在弘扬主旋律的同时,让观众真切地感受到了真善美。记得有一个细节,主人公陈绍洋的妻子抚摸着他的脸颊,在灯光的配合下,我清楚地看见了演员的眼泪,忍不住热泪盈眶;还有病床上那场戏,陈绍洋躺在病床上,他热爱生命,有着强烈的求生愿望,求生愿望根源于他对夫人、女儿的亏欠,我很愿意看到一个解放军医生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说出这样真实的语言,而不是慷慨激昂的陈词。真人真事改编的话剧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很不简单。

赓续华: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