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片危改致数会馆被毁 政协委员呼吁要严惩

大吉片危改致数会馆被毁 政协委员呼吁要严惩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今年两会期间,有网友爆出北京康有为故居面临被拆的消息,多位全国政协委员迅速向有关单位核实信息,确认其并未遭到拆毁后,建议立即对其实施保护。

不久前,我和一位朋友行走于北京市西城区菜市口东南角大吉片的胡同和废墟之间,查看一处处会馆、庙宇、名人故居的现状。这时,一位迎面而来的当地居民对我说:“米市胡同南边工地里挖出一个挺大的龙头石龟,您快去看看吧!”

康有为故居得到及时保护

发现赑屃

3月16日,记者来到北京西城区米市胡同43号院,穿过狭窄的只够一人通行的过道,看到了被蓝色围档围起来的康有为故居,板上贴着“重点文物严禁烟火请勿靠近”的标语,围档很高,几乎只能看到院内康有为故居的屋檐以上部分。门前一棵枯树,搭着几条电线,落寞地告诉来访者,这里就是康有为故居“七树堂”。

“龙头石龟”就是赑屃,又叫龟趺,常见于庙宇建筑群中。米市胡同南边工地现在并没有庙宇,再往南的位置应该是关帝庙,亦为潘祖荫祠。可是那里早在3年半前就拆了,连复建的青砖为皮、红砖和水泥空心砖为馅儿的新建筑都完工许久了,不可能再有工程。难道有更久远的庙宇遗址被发现?

据西城区米市胡同居委会的一位张姓安全巡视人员介绍,“康有为故居本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属于原来的南海会馆,后来这个院子被租出去,人最多时,这里挤了100多户,现在剩下30多户,好多房屋都是私搭乱建的,必须让人搬走重新规划。大吉片这块的拆迁建设是西城区政府规划下的项目,要和周边的建设相协调。”

我急忙穿过保安寺街赶往米市胡同,发现工地的大门就设在2009年拆除的安徽泾县会馆和2010年拆除的江苏徐州会馆之间。远远望去,从大门上单设的小门口就可以看见那个赑屃的背影。更幸运的是,门口没有人看守,于是,我赶紧进入现场拍摄。里面并无基坑,趴在一堆渣土上的赑屃雕工精美,十分完好,没有风化的痕迹,应该是在地下埋藏许久了。

说到康有为故居是否会被拆,张姓工作人员说:“那里一定会被保护的,不会拆。前段时间,全国政协委员都来过了,只是面对故居当前的状况不知道是要重建还是维修。”

关帝庙和会同四译馆 出租开饭店?

记者在康有为故居外,透过围档的缝隙看到院内满是废墟,上面已罩上一层网,故居的正面也被围档护住,不能看到外貌。

走出赑屃现场,在菜市口大街崭新的关帝庙处,大门开着,里面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不能进去参观,已经租出去了。”问其用途,答曰:“开饭店。”再问正殿内部原来的佛龛和须弥座是否一同迁来?因为拆迁时还存在。答曰:“屋里啥也没有。”并且还主动告知:“那边那个也租出去了,也要开饭店。目前,就剩一个还没租出去。”“那边那个”就是指被众多文保志愿者和媒体关注过的华严庵的复制品。“就剩一个”指的是被拆毁复建到此处的潮州会馆。

清光绪八年,康有为来京参加会试时开始住在这里,直至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并曾在这里创办过《万国公报》,宣传变法维新,使这里成为名人汇聚之所。1984年,康有为故居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当时的宣武区文化委员会表示对包括康有为故居在内的4处会馆原址保护。今年两会期间,大吉片危改项目使这一文保单位传出被拆危情,进而其破败现状曝光日下。

我们不反对不可移动文物的合理利用,然而,将关帝庙和会同四译馆以出租开饭店的形式进行利用,是不正确的,也是不合理的。难道这就是它们付出被拆毁被复制的巨大代价之后的归宿?

危改致大吉片遗失

赑屃为明末清初

由于政协委员的关注,加之故居的文物保护单位身份,康有为故居尽管破败不堪但幸而得到保护,而米市胡同的两侧墙壁和建筑围栏上到处贴着的“早搬迁
早选房
早受益”的标语,却让大吉片更多没有文物保护“护身符”的老街故居被拆毁的现实呈现在人们眼前。

尽管我只来得及拍到赑屃背部和侧面,所幸已经拍到了部分头部细节。于是,我依法向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提供相关信息,除了提供发现的出土文物地点之外,还把拍摄到的图片发给了他们。

据史料记载,明代开始,宣南开始出现各种会馆,清初特别是乾隆以后真正兴盛起来,各省进京赶考的举子们大多聚集生活在这一带。有专家统计,这个东西宽约700米、南北长约600米,涉及大小胡同街巷30多条、院落300余个的胡同群,集聚了78家会馆。以米市胡同、贾家胡同为中心的周边十几条胡同形成的“大吉片”也正是宣南文化的发祥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