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壁画

图片 1

壁画之殇:克孜尔石窟壁画“真容”再现

专题

图片 1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

壁画被切割后的克孜尔第224窟主室右侧壁

在“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上的致辞/雒树刚

  在新疆拜城县克孜尔镇明屋塔格山的悬崖上,保存着中国开凿最早的大型石窟群——克孜尔石窟。19世纪末20世纪初,其内大量精美壁画被国外探险队切割盗取。经过20年的努力,新疆龟兹研究院收集到400多幅流失海外的克孜尔石窟壁画高清图片。日前,随着这批壁画复原图在北京木木美术馆展出,壁画流失、高清图片的收集以及复原再次引起公众关注。

在“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上的致辞/刘玉珠

  壁画之殇

关于新时代博物馆事业发展的若干思考/王春法

  克孜尔石窟大约建于公元3世纪。目前石窟留存洞窟339个,其内壁画近4000平方米。1961年,克孜尔石窟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文保单位;2014年,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综述/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研究中心

  “克孜尔石窟在历史上遭受过两次浩劫。”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说,第一次是在公元10世纪,在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宗教纷争中,石窟伴随龟兹佛教衰败而逐渐被废弃,壁画也遭到破坏;第二次则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俄国、英国、法国等国的探险队先后到克孜尔石窟考察探险,在石窟盗劫了大量壁画、泥塑。

考古学研究

  “最早到达克孜尔石窟的是俄国人。在1905年至1915年期间,俄国探险队先后3次到达克孜尔石窟,盗割了第60窟、第198窟、第198A窟和第199窟的部分壁画。”新疆龟兹研究院研究员赵莉说,德国探险队在克孜尔揭取的壁画最多,近500平方米,其中仅第4次“考察”就从新疆带走了156箱文物。日本探险队1903年至1912年期间,对克孜尔石窟进行了3次“考察”,盗割了10多个洞窟的壁画。

新疆拜城县克孜尔石窟第38至40窟调查简报/新疆龟兹研究院

  “现在的克孜尔石窟伤痕累累、满目疮痍,大部分精美壁画都在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的20多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家手中。”徐永明说,石窟是由石窟建筑、壁画、彩塑三位一体构成的佛教艺术的综合体,壁画的流失给石窟的整体研究工作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新疆拜城县克孜尔石窟第205窟调查简报/新疆龟兹研究院

  收集壁画高清图片

龟兹石窟立佛列像的初步调查与研究/杨波

  从1998年开始,新疆龟兹石窟研究院从国外出版物中寻找流失海外的石窟壁画。在此过程中,发现很多出版物收集的壁画出处都有误。1998年秋,德国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馆长玛利安娜·雅尔迪茨首次访问克孜尔石窟。其间,她提供了一份该馆馆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的目录以及272张黑白照片。这是研究院研究人员第一次看到德国收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黑白图片,这更加坚定了他们寻找流失海外壁画的信念。

古代史与文物研究

  2002年,受玛利安娜·雅尔迪茨邀请,新疆龟兹研究院研究员霍旭初带着学生赵莉赴德国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后,他们在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的文物库房工作了一周,核对了此馆收藏的部分克孜尔石窟壁画。“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壁画,心情非常复杂,当时就想一定要尽全力收集这些壁画资料,并复原到母体上。”赵莉回忆,从德国回来后,她就下定决心学习德语。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