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太监

汉朝太监两用:既与皇帝交欢又跟宫女偷情

太监娶妻,这在很早以前就有记载。如唐玄宗时的太监高力士,惊于一个名叫吕言晤的刀笔吏的女儿吕国姝之美慧,就娶她为妻。唐代宗时权倾一时的太监李辅国娶元擢之女为妻,元擢因此当上了梁州刺史。五代前蜀主王建的儿子王衍在继承皇位以后,曾经和一个名叫王承休的太监之妻私通,而这个太监也怂恿其妻和皇帝私通以逐宠幸,以后当了天雄军节度使。

宦官在宫廷中的淫乱,也是史不绝书。例如在本书第四章第五节所述的李延年,除了作为汉武帝的男宠外,又和宫女发生性关系,这是见于正史的。《史记·佞幸列传》记载:“李延年坐法腐……与之卧起,其贵幸埒如韩嫣也。久之,寝于中人乱。”

我们先来解释一下上面这段话:李延年是中山国的人,他父母和他以及兄弟姐妹们,原来都是歌舞演员。李延年因犯法被宫刑,然后到狗监任职。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向武帝说起李延年妹妹善长舞蹈的事,武帝见到李延年的妹妹,心里很喜欢她。待到李延年妹妹被召进宫中后,又召李延年进宫,使他显贵起来。李延年善于唱歌,创作了新的歌曲,这时皇上正修造天地庙,想创作歌词配乐歌唱。李延年善于迎合皇上的心意办事,配合乐曲唱了新作的歌词。他妹妹也得到武帝的宠幸,生了男孩子。李延年佩带二千石官职的印章,称作“协声律”。他同皇上同卧同起,非常显贵,而且受宠爱,和韩嫣受到的宠幸相似。过了很长时间,李延年渐渐和宫女有淫乱行为,出入皇宫骄傲放纵。待到他妹妹李夫人死后,皇帝对他的宠爱衰减了,于是李延年及其兄弟们被拘捕而杀死。

不过这里似有不少问题:李延年与皇帝同卧起时,无疑地他是在扮演女人的角色;而他和宫女发生性关系时,又是在扮演男人的角色。他既已受腐刑,怎么还有性能力?

这个矛盾似乎不好解释,于是后人就挖空心思地为之辩解了,如徐广《史记集辞》云:“一作季弟与中人乱。”又《史记考证》更云:“《汉书》作‘久之,延年弟季与中人乱’,徐一本可据,不然,下文‘诛昆弟’三字不可解。”这都是说,“与中人乱”的不是李延年。

直到清人命正燮作《癸巳类稿》时,才纠正了这种妄改古籍、肆意曲解的恶习,并一一加以批驳。俞氏从《后汉书·栾巴传》数起,历举唐、宋、明宦者娶妻纳妾之事为例,说明认为阉人一定不能与宫女私通,完全是缺乏史识的谬见。

古代宫廷中宦者的淫行,历史上早有记载。最早的《诗经·小雅》“巷伯”篇,有“萋斐贝锦”之叹,《毛传》乃云:“是必有因也,自谓避嫌之不审也”,乃举颜叔子、鲁男子为例。《郑氏笺注》则云:“此寺人被谮在宫中不谨”。孔颖达《正义》又云:“事有嫌疑,故谗者因之而为罪。”郑玄所说的“寺人在宫中不谨”,就是说宦者在宫中和宫女有不端的性行为。

到了汉、唐之际,这类现象更多。后汉的宦者栾巴是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个“阳具复起”者。到唐时由于宦者高力士、李辅国曾奉旨娶妇,所以太监娶妻更为流行。

《洛阳伽蓝记》卷一节引萧忻语云:“高轩升斗者,尽是阉官之嫠之养息也。”宦者寡妇多,女人亦多。《后汉书·宦者列传》云:“嫱嫒侍儿,充备绮室”。《后汉书·刘瑜传》又云:“常侍黄门亦广妻娶”。

在古人的笔记小说中,对这种情况也有反映,如《平妖传》雷太监娶胡媚儿,又如《纪录汇编》卷一八八、田艺术《留青日札摘》、谈迁《枣林杂俎》、赵吉士《寄园寄所寄》、赵翼《陔余丛考》等都可参阅。

为什么有些宦者还有性欲,还能“人道”,原因是复杂的:一是阉割得不彻底,即所谓“净身未净”。二是有的宦者显贵后,想方设法使“阳具复起”,虽然此法具体如何今人已不了解了。三是虽不能行房事,但用其它方法代替。四是装装样子,如《后汉书·周策传》云:“竖宦之人,亦复虚有形势,威逼良家,取女闭之”,不过是“虚有形势”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许多宦官虽然失去了性功能,但本能的性欲求心理仍然存在,“跛者不忘其行,哑者不忘其言,聋者偏欲听声,盲者偏欲窥光”,同理,阉人可能偏思情欲,从而宣淫。

曹腾:唯一被追认为皇帝的太监

魏明帝曹睿即位后,追尊其高祖曹腾为高皇帝,其夫人吴氏为高皇后,直到西晋代魏,这个称号都一直保存着。曹腾也成为曹魏王朝五个拥有帝号的人物之一(魏高皇帝曹腾,魏太皇帝曹嵩,魏武皇帝曹操,魏文皇帝曹丕,魏明皇帝曹睿,因司马专权,曹睿的后继者皆不得享有帝号)。
历史上,被正式授予正统王朝皇帝称号的宦官,仅曹腾一人而已,可谓空前绝后。《三国志武帝纪》裴注和《后汉书》,均载有《曹腾传》。宋代诗人刘克庄有首诗《杂咏一百首曹腾》这样写他:费亭侯在日,乱已有萌芽。养得螟蛉种,犹能覆汉家。
曹腾是曹操的祖父,字季兴,东汉著名的宦官。曹腾的父亲是曹节,字符伟,生有三子。曹腾排行第三,从小就被送入皇宫当宦官。司马彪的《续汉书》记载一段
曹节的小故事,曹节的邻居丢了一头猪,到曹节家寻找,指认曹家的一头猪就是他走失的猪,曹节不与他争执,让邻居将猪牵回去。后来邻居家走失的猪自己跑回家
来,邻居感到羞愧,赶忙登门道歉,送还曹家的猪。曹节也不责怪,笑着接受了。于是乡里之间都称赞曹节是一位仁慈敦厚的人。从这个故事来看,曹节应是个普通
的乡下农户,也许因为经济因素,才会将曹腾送到宫中当宦官吧。
宦官,俗称太监或老公。文书上的称谓很多,例如有阉人、阉宦、宦
者、中官、内官、内臣、内侍、太监、内监等等。这些男子生殖器官被阉割后失去性功能而成为不男不女的中性人,这批人是历代王朝在宫廷内侍奉皇帝及其家属的
奴仆。据记载,我国先秦和西汉时期的宦官并非全是阉人;自东汉开始,才全部用阉人。这是由于在皇宫内廷,上自皇太后、太妃,本朝后、妃以及宫女等,女眷较
多,如果允许男侍出入,难免会发生秽乱宫帷的事。所以绝不允许有其他成年男性在宫内当差。
东汉安帝时,入宫为宦。邓太后认为他年轻、温顺、忠厚,选他倍伴太子在东宫读书。由于他为人恭谨,很受太子的喜爱。后与女子吴氏结为对食夫妻,并收养夏侯家少年为子,即曹操父亲曹嵩。
汉顺帝即位后,曹腾升任中常侍。他在宫内供事三十多年,一直小心谨慎,其家族也从不在家乡横行霸道。而且曹腾又经常向皇帝推荐一些名士,如陈留虞放、边
韶、南阳延固、张温、弘农张奂、颍川堂溪典等。当时有个蜀郡太守通过计吏(每年去中央汇报地方工作的吏员)顺便送些礼物给曹腾,结果被益州刺史种暠在斜谷
关查出。种暠上书告发蜀郡太守,而且由此弹劾曹腾,请求交给廷尉治罪。皇帝却说:信是从外面来的,不是曹腾的过错。(帝曰:笺自外来,腾书不出,非
其罪也。)于是扣下奏折。结果曹腾丝毫不介意此事,常常在皇帝面前称赞种暠是有才能的官员,能掌握为臣的法度,使得种嵩不断升迁,位至司徒。后来种暠还
感慨说:我能当上司徒,都是曹常侍的帮助啊!曹腾约束家族并且亲近士大夫,得到了当时社会各界对其的普遍赞誉。
汉顺帝永和四年,中常侍张逵、蘧政,内者令石光,尚方令傅福为夺权陷害曹腾、孟贲,结果反被顺帝诛杀。
汉顺帝死后,刚刚满两岁的幼子汉冲帝在继位一年以后又夭折。当时大臣们都认为应该立一位年长有德的宗室当皇帝,都属意于清河王刘蒜,外戚大将军梁冀为了
继续掌权,却立了勃海孝王的儿子年仅八岁的刘缵当皇帝,即汉质帝。但这位小皇帝也很聪明,在朝会时指着梁冀对群臣说:此跋扈将军也。惶恐的梁冀又毒死
了这位即位才一年多的小皇帝。这时大臣们强烈要求立清河王刘蒜,梁冀本来打算立自己的妹夫蠡吾侯刘志,但见群情激昂,也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清河王刘蒜为人严重,动止有度,朝臣太尉李固等莫不归心焉。但是曹腾等宦官曾经拜见刘蒜,刘蒜并不以礼相待,引起了曹腾等人的仇视和畏惧。曹腾等人
连夜赶往梁冀家中进行劝说,对他说:将军世代都是皇亲国戚,总理朝政,人际关系复杂,有很多违反法度的地方。清河王严明,如果最后成为君主,那么将军遭
受灾祸就为期不久了。不如立蠡吾侯,富贵可以长久保持啊。梁冀采纳他的建议,强行立蠡吾侯刘志为帝,既汉桓帝。曹腾以此功劳,迁为大长秋,达到宦官官位
的极点,并且被封为费亭侯。大长秋可以说是最大的宦官,执掌奉宣中宫,俸禄二千石,属于列卿一级的高官。
曹腾死后,养子曹嵩继承爵位。桓帝末年曹嵩就已官拜司隶校尉,到了灵帝即位,又升任大司农、大鸿胪,先后掌管国家的财政礼仪,位列九卿,位高权重。东汉末年,朝中有
花钱捐官的制度,曹嵩并没有满足于大鸿胪的职位,花去万金为自己捐了太尉一职。太尉居三公之首,曹嵩由此达到了自己政治生涯的最高峰。
东汉末年时局动荡,十常侍乱政时,曹嵩辞官居于洛阳。因为董卓入袭汉宫,王允吕布诛董卓,李傕郭汜大交兵等等,洛阳已成是非之地,曹嵩带着家资家眷到泰
山华县避祸。后曹嵩又带着次子曹德与妻妾,离开华县前往曹操的大本营兖州。浩浩荡荡地到了徐州境内时,陶谦派遣两百名卫兵,交给张闿护送曹嵩。依照《吴
书》的记载,这张闿抵抗不了一百多辆车行李与金银财宝的诱惑,走到泰山与华县、费县之间,就指挥卫兵,把曹嵩杀了,劫去曹嵩的财物,逃往淮南。和曹嵩一起
成为刀下之鬼的还有次子曹德,夫人邹氏,姬妾赵氏等。
曹操一口咬定曹嵩是陶谦派人所杀,立即接连发动了两次对徐州的战
争,声称为父报仇。有五个城的男女老少,几十万人,包括从陕西因李傕、郭氾之乱,而逃到徐州来的难民,都被曹操指挥部队杀光。这五个城是(现在称为徐州市
的)彭城、傅阳、取虑、睢陵与夏丘。曹操屠掉这五城,屠得真正是鸡犬不留,使得睢水
为之不流,太残忍了!这是曹操一生的大污点。

网站地图xml地图